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三汉论丨郭锟
详细内容

三汉论丨郭锟

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

 

昔日秦统失绪,楚汉问鼎。二虎并驱鹿而发命东夏,高皇数败于藉,安汉忠义仆死,环无寸甲护士,弃嗣北走,芒棘宿投。然高皇未尝惑也,纵十九败而屡战。终有垓下作壁,楚谣四起,竭荆虏志,方有藉殁于乌江不肯让走。遂尽收江东才俊以为效命。

先汉逢莽祸而致赤眉蜂起,绿林猖獗,光武本黔首,趋势而运,不屈枉尊,事更始而屯貔貅、镇中土,终得六合一清,泾渭分明。告还汉家七庙。

后汉遇黄巾而致盗贼蚁聚,奸雄鹰扬,汉统失绪,祸加至尊。楼桑玄德乃布衣,织席走夫,贩履之徒耳。亦能游历九州,悉收俊杰驰骋。陶公三让、立足荆襄、鲸吞益土,而后蓄图汉中逐张鲁。席卷西川,于乱世攻伐仇雠之中雄踞剑阁之险,待逸来寇于蜀道。不闻兵甲战鼓,但听锦城佾乐。力矩操中原之众于天水,慑仲谋江左子弟于夷陵。虽庙二四纪寿寝,亦不失高皇、光武之雄,弗没昭烈尊谥。

悉三人皆发于市井阡陌之间,起于闾左行伍之列。纵颠沛流离未尝妄自菲薄,数置死境而后还生。亦能横扫八荒,汗青留册,成千秋霸业。何也?盖不在彼尝己失之惑,而图包罗寰宇万象之志哉。而青史之上,举大业者亦莫不有蒙尘者。百里奚之举,孙叔敖之仕。皆自其不掇于逆境之穷。而史迁之心,笃大志而不易,遭宫刑而不馁,于大辱重创毅然抒著,终有绝唱之史、无韵之骚,令后世文客抚卷喟叹。亦有武侯之志,承昭烈之德,尽报国之忠,剑指中原,不胜不休。虽六出祁山而徒反,义不复归,终塑尽瘁之名,而得千古概叹矣。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