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有雨在雅丨彭德莲
详细内容

有雨在雅丨彭德莲

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

 

雨来细细复疏疏,纵不肯多不肯无。似妒诗人山入眼,千峰故隔一帘珠。

——杨万里


春都过了,又是一年台窗新绿葱茏,大小的雨邂逅了多次。立夏翻了新篇章,雨后的温度容易带上几分湿气与寒凉,气温在升降中单曲循环,让人们觉着这夏将至未至

雨被唤“无根水”,哪能无根?试看每场新雨过境,土膏丰润,千山岩秀换新装,烟霭朦胧。雨有根,根在土里,在欢喜的人心上。

雨最容易让人心生爱怜,雅安更甚,雨是这里的标签雅雨媚态千姿,最显著的特点是“时长日久,缠绵难断”,诗人杨万里“雨来细细复疏疏……千峰故隔一帘珠”贴合这里每一场雨。也因此,我确信它就是朱自清先生笔下的牛毛花针雨。下得那样紧,难舍的样子让眼睛找不到空隙穿透,无端生出些迷乱来。有谚语云:“蚂蚁搬家蛇过道,明日必有大雨到。”这套经验在雅城里却万般不灵通。一来是蛇蚁这东西堂而皇之随意占道吓人不轻,二来这雅城上空时常云层厚实无从窥探定论。这儿的雨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一下就是几日缠绵,由此它才没落了俗套,有林妹妹般梨花带雨沾衣欲湿又未湿的多情。

这儿夜雨偏多,即使白日布起雨来,风吹雨过是应有之态。逢了雨天,有空爱去读书走廊的凉亭坐上一坐。听听雨打树叶声,触一触大地的余热,嗅嗅丰润的土壤;细数亭檐上结水的蛛网,那么晶莹又孱弱;观桥头染黄的河水,水面在拔高中越显宽阔,水流奔放姿态让人热血沸腾。绵软的雨天适合困卷在屋中,但是雨中的世界应该去瞧一瞧。梧桐大道苍木下雨水滴滴坠地,一声“吧嗒”就是一朵雨花的终结绚烂。撑一把伞闲步,伞内的世界安静听见脉搏声动,伞外的光景全都浸润在水中,柔美多情的样子让时间都慢了下来。

记得,三月里某日半夜三更的一声惊雷,打响了春天的号角,同时也吓醒了许多睡梦中的人儿。五月初,山口的风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搅动着空气横冲直撞,“呼啦、哗啦”的风动吹得人心惊。门庭在狂荡风声中开合无常,振声锤耳。这场春日最后的一场狂风,应是冷冻了一冬的风在做着最佳地筋骨舒展,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大显身手。

入夏后雨下得欢快,这可苦了奔波于学途中的同学,一不小心白亮有型的鞋转眼成污迹斑驳的水鞋,若雨大伞小连鞋带裤都难逃一劫。最为无奈当属滂沱大雨还无伞傍身,同学在雨中奔跑的样子让人心有不忍。

在雅安这里,一周七日能见到太阳从早挂到晚的时间少可怜。雨一过,气温又开始颠簸,新一轮升降温的循环又将开启了。

春日已逝,立夏成昨,气温染了雨水的寒凉让人错觉夏至未至。无论在哪里,辗转学途中的朋友们,记得适时衣物添减,多食餐饭,出门在外勿忘携伞同行。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