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作家风采 >>第五届签聘作家风采 >> 南边文艺第五届扶持作家丨梅一可
详细内容

南边文艺第五届扶持作家丨梅一可

作者简介:梅一可,字零露,号暗香,笔名风吟画南边文艺第五届扶持作家(聘书编号:5FC05270041)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19989月出生,四川成都人,目前就读于绵阳师范学院化学系。生来喜静,山石草木,慕竹林七贤隐逸之风,喜欢市井烟火,亦爱于繁华都市中观世态,于深山溪林里养心性。现任蜀江文学网第三届签约作家,《言喻》文学期刊编辑。


创作手记:山野寻幽,只是一次偶然的驻足,却瞥见了他。一身米白色唐装,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还唱着那咿呀的戏腔。人生总是有很多的遇见,虽为过客,终令人欣喜不已。你看这时节,海棠花开得多艳呐……

 

代表作品:


折尽春风意


梅一可


廿月满城春深,窗外有清风剪柳芽。衔枝的燕子已归家,庭前是满树繁花。花下有一老人家,轻哼着小曲儿,斑白了发。咿呀的唱腔,挥舞着划。原是一曲梨园戏,惹红了海棠花。

我路过此地时,见着的便是这番场景。很惊愕,却又满是欣喜。本来只是山野寻幽,未曾想,还能听到这般纯粹的民风歌谣。就仿佛裹了一阵山风,绕着入夜的歌淋来,却还记不起要躲雨。是这般的轻柔、温和,又不失朴素,无华。

不知何种原因,我从小就爱听戏腔,粉墨的妆一登场,锣鼓一敲得响亮,便知,这是戏班子在村里搭台唱戏了。那个时候,哪有什么大剧院,三尺红台之上,一两声婉转悠扬的调,足以让整个寂静的村落喧腾以来。家家户户都端着小板凳,挤在一块,看台上的伶人,演绎人世间的离合悲喜。

少时不知事,听不懂那些美妙的戏文。不知道风筝为什么会误了一个人的青葱年华,不明白李香君为什么要血溅桃花扇。乌衣深巷,桃叶渡口,燕子矶头,秦淮河畔,那些云作衣,霞为裳,茶社生烟,书窗枕梦的日子,都成了我儿时心驰神往的梦境。长生殿有不老宫,墙头马上遥相顾,一曲游园惊梦,又爬满了多少苍绿的旧事?

后来,我只身漂泊世间,见惯草木荣枯,聚散无常。再听戏文,方解其中真意,正应了那句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可是,在如今这个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里,想听一场梨园戏,已非易事,哪里还有当年的影子。

东风不减春华,林中鸟几声争啼,拉回了我远去的思绪。老人还在棠花树下,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似乎闪烁着动人的故事。虽是年过七旬,精神抖擞仍像春风少年。没有粉墨的妆,也没有扮演别人的模样,就这么简单的一身唐装,还唱着咿呀的腔,唱着属于他自己的一生,尽管山高水长。

许是我的到来惊动了他,老人看了我一眼,气定神闲,眉目慈善,招呼着我过去同他闲话几句。我自是欣喜,不忍推拒。平时寡言少语的我,面对他,竟像是多年未见的知交,一见如故,话也多了起来。从老人的故事中我了解到,老人过去也是戏班子里一员。那个时候,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随着戏班四处奔波,走到一处,便在那处搭台唱戏。半生飘零,辗转各处,宛若无根之蒂,又似浮萍漂泊。后来好不容易安定了,然而,世间听戏之人已寥寥无几,看戏者,更是趋近为零。不得已换了生计,可这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戏曲,又哪能轻易抛弃呢?

我想我是明白他的戏曲情结,就像我一如既往地爱听戏腔是一样的。这个世上,有一种深爱,是毫无缘由的,那是根植在骨子里的东西,是血液,是筋骨,没了它,是活不成的。

老人家唤我小姑娘,言辞间多了几分亲切,几点温情。临别时,他折了一枝海棠花送我。看着眼前一树树繁花似锦,老人细语呢喃着:瞧这时节,海棠花开得多好啊~”

斜阳晚照,山林日色,回头即是天涯。山野间,回荡着抑扬顿挫的戏腔。残阳如血,映红了老人远去的那一抹米白色唐装,也映衬了满树海棠。红得触目,红得惊心,红得,不动声色。这时间,最适合听歌一曲,吟诗一段。

二月春浓时分,山野有人家。路边的海棠开满花,诗化着春意无暇。有一老人白了发,还唱着戏文里的话。谁可记当年蒹葭,为人折尽春风意,换一枝海棠入发,头簪花。


梅一可.png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