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孙澜僖文集《湖畔听棠》出版发行
详细内容

孙澜僖文集《湖畔听棠》出版发行

《湖畔听棠》封面(全)效果.jpg

简讯

近日,四川省00后青少年作家孙澜僖的文集《湖畔听棠》,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

孙澜僖是四川省棠湖中学青少年作家班学员。目前,是四川省作家协会唯一的00后会员,也是年龄最小的会员。其文学成就突出,文学作品散见《星星》《红领巾》《中国少年作家》《华西都市报》《中外文艺》等刊物,作品收入《星星诗人档案》《全国中学生优秀诗歌作品选》,两次入选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的年度《中国诗歌排行榜》,列入《四川省首批青少年作家档案名录》,多次荣获各类文学大赛奖项,被授予“全国十佳校园小作家”、“四川省十佳文学少年”称号。现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青年作家学会理事、中国少年作家学会会员、四川校园文艺创作研究会理事、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系四川文学艺术网专栏重点推荐作家、《华西都市报》专栏重点推荐的第一个“四川文学苗子”。

《湖畔听棠》分诗歌卷和散文卷结集出版,全面展示了孙澜僖在诗歌和散文创作上的艰辛跋涉和创作成就。其诗歌构思新颖,风格清丽婉转,语言清新活泼,她的诗以情为经,以事为纬,尤其关注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都怀着一种美好的情愫,使人产生共鸣,打动人心。其散文随笔关注生活,随性自然,体现了青少年儿童天然的诗性和善意。孙澜僖善于从读书学习中深入思考,并结合自己的学习生活实践,阐析哲理,获得启迪,甚至提出了一些在文学艺术领域独到而有见地的思索成果。

此前,孙澜僖与人合著过《中国诗歌地理:00后九人诗选》《心如荷开》两本文学集子,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被誉为“对新诗实力的一次有益的突袭”。

 

精评

孙澜僖的文学天赋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她的创作中既有清新敏锐的世界感受,也能化为令人印象深刻的独特表达。她的文字中蕴藏着值得期待的美好未来。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吴晓东

      

如果每一个春天就像世界给我们伸出的新叶。如果每一位孩子就是这春天里让我们欣喜的小精灵。那么,澜僖正是那位用文学的崭新的叶,蘸着阳光,给我们讲述春天的小精灵。

——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星星》诗刊主编龚学敏

 

澜僖的作品完全出自儿童、少年时期的情感体验,它带给我们的是一个别样的世界,一个纯粹而美妙的儿童、少年的心灵世界。

——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蒋登科

 

湖畔听棠(硬封).jpg

推介

 

棠湖的春天

 

——寄语棠湖中学校园作家孙澜僖

 

刘凯

 

 

双流历史悠久,文化厚重,古称广都,与成都、新都并称“蜀地三都”。古蜀国王蚕丛、杜宇、开明氏等曾先后以广都瞿上、樊乡为国都2016年2月,棠湖中学高中部搬入占地400余亩、功能齐全、设施一流的新校区。在“高大上”的新校区,学校拟复建“川西夫子”刘沅弟兄读书处、建设瞿上文史博物馆,以传承弘扬千年巴蜀文化。

这对像孙澜僖一样喜爱文学的棠中学子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孙澜僖是我校高2015级学生。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是20153月油菜花开的时节,我校办公室主任任飞扬向我提起,说四川省校园文艺创作研究会重点推荐孙澜僖到我校接受高中阶段的教育。我翻看了有关孙澜僖的资料,厚厚的一大本发表作品情况记载,着实让我眼前一亮。而且,有20余首诗作被选入《中国诗歌地理:00后九人诗选》和《星星诗人档案》,诗作《楼上的树》还被选入人民文学出版社主编的《中国诗歌排行榜》,在《星星》《中外文艺》《华西都市报》《中国少年作家》《中国乡土文学》《红领巾》《农民文学》等报杂志发表多篇文学作品,多次获得全国文学大奖,列入《四川省首批小作家档案名录》,荣获四川省“十佳文学少年”称号,系中国青年作家协会理事、中国少年作家学会会员、四川校园文艺创作研究会理事。这对一个2001年出生的孩子来说,已是了不起的成绩。我叫飞扬主任特别关注,嘱托相关教师着力培养。

多年来,作为国家级示范性中学,棠湖中学秉承“因人施教,差异教育”的办学思想,践行“六会一长”(会做人、会求知、会生活、会健体、会审美、会创造、有特长)的育人目标,创新实践“三格教育”和“三段教学”,全面实施“选课走班”,激发学生学习动力、培养学生学习能力同时,学校十分注重对学生文学素养的培育,重视对学生阅读、写作以及演讲这类必备素质的培养,青少年文学作家孙澜僖是很好的榜样。棠湖中学为每个孩子提供个性化的教育设计,吸引包括孙澜僖在内的广大文学少年来此求学,为他们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给像孙澜僖一样喜欢文学的广大追梦少年以平台学校经过深入调研,充分酝酿和论证,积极与四川省作家协会对接,在全国中学率先开设了“四川省小作家班”,邀请著名儿童文学家杨红樱和著名作家阿来分别担任初、高中小作家班名誉班主任。小作家班的成功建制,其目的就是要培养一批青少年文学人才2015年8月,孙澜僖作为第一批四川省小作家班的学员来我校报到就读。我对孙澜僖的成长给予了殷切的希望,经常询问她的班主任陈文权老师,尽可能多地给她提供锻炼机会,搭建施展才华的舞台。孙澜僖初中以前的教育是在巴中接受的,虽然有良好的功底,但到了棠湖中学,又是新起点,新平台。我们都希望她综合发展,全面提高。为此,学校有计划地组织各种文学活动,让她积极参与其中,以提高她的文学创作水平。为提高她的组织协调等方面的能力,还要求她组建好班级的文学社团。我注意到,这个孩子是十分坚强的,在入校的军训中,就表现出了一种不怕吃苦、不甘落后的品质,获得了“优秀军训学员”的称号同时,她有非常良好的学习习惯,功课底子比较扎实我也欣喜地看到,她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舞蹈表演等各种文艺活动而且热爱学习,针对自己的情况,制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为使她提高各方面的素养,我们组织了优秀教师团队,跟踪她的学习,尽学校最大的力量,让她发展文学爱好。澜僖也非常努力,各个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对于她的变化,作为校长,我是十分欣慰的。我曾经问过她的父亲,把孩子送到棠湖中学来,后不后悔?他父亲感激地说我们把孩子送到棠湖中学来,学校教育理念与我们十分合拍作为家长,我们对学校和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作为我们的孩子,应该是十分荣幸的。我们就是希望她身心健康、综合发展、全面提高。我翻阅了由她主编的班级文学刊物《帛蹊》,听她的科任老师讲她主动回答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心里感到十分高兴。

澜僖是十分幸运的,因为她是第一批入住新校区的高学生。同时,这一届学生又成为践行“选课走班”教育模式下受益第一批棠中学子。通过两年多的走班教育实践,孙澜僖的学科成绩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我们希望她在搞好文学创作同时还要不断加强对古典文学的学习,积极带动其他同学,成为有领袖气质的人,而且要全面协调发展,力争突破自己,取得更好的成绩。

前几日,我在学校微信平台上看到了她近期创作的诗歌《棠湖的春天》,十分喜欢。感到这个孩子十分热爱学校、尊敬师长、团结同学,同自然万物保持着一颗和谐相融的美好心灵。这里,我把她的诗歌录在下面:

棠湖在左,江安河在右

书包装满春风,旗帜成为花朵

我们是花朵上的汉字,迎着春风盛开

 

男同学在左,女同学在右

他们的对话,把棠湖与江安河的波纹

擦亮。老师,是无处不在的阳光

把我们书包上的蝴蝶兰,轻咬一口

 

如果男同学一吆喝,女同学一呼应

书包里的云朵、空气、星辰、蓝色的风

便成为新的同学

校园里的花树,和我们一起

吐出深藏在内心深处的红与绿

澜僖不负众望,在较好地完成学业的基础上,如饥似渴地研阅了古今中外大量的文学典籍,遨游在知识的海洋,创作了大量的散文随笔和诗歌作品,洋洋洒洒,蔚为大观。不到年的时间,她的文集《湖畔听棠》将分诗歌卷和散文随笔卷结集出版了为了激励澜僖,也为了激励更多喜欢文学的棠中学子,我十分乐意给她写下这些鼓励文字。作为一名校长,作为一名从事教育工作多年的教师,每一个学生都是我们的儿女,我都希望他们健康快乐地成长,力争早日成为国家的栋梁。

我以她的诗歌标题作为我此文的题目,写下上面这些文字,算是应和唱答吧。在此,我也寄语澜僖:孩子,努力学习,全面发展,我们一定会给你提供任何可能的发展平台我也祝愿所有的棠中学子,孩子们,为了你们的梦想——

奔跑吧!

  刘凯, 四川省棠湖中学党总支书记、校长

 

 孙澜僖2.JPG

赏析

儿童的世界满是美妙

——序孙澜僖诗集《湖畔听棠

 

蒋登科

 

江山代有才人出。最近这些年,我谈过好些诗人的诗,从60后到70后,再从80后到90后,现在轮到00后了。在感叹时间流逝的同时,也欣慰于诗歌艺术的发展和诗坛人才辈出。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即使当下的诗歌处境已经远不如从前,但爱诗的人始终存在,而且一代一代无穷尽。

我一直对中国诗歌的未来充满信心。当我读到孙澜僖和她的同龄人的诗的时候,这种信心就更加明显。澜僖从9岁就开始发表作品,到目前为止,已经在很多儿童报刊和文学刊物上发表了诗作,获得过多种奖项,而且有作品被收入到一些有影响的选集中。在她这个年龄的时候,我还在大山里漫山遍野地疯跑,根本不知道诗为何物,更谈不上诗歌创作。我有时在想,这是一个怎样的孩子啊?在我看来,她至少是一个具有文学天赋的孩子,而且对诗歌创作充满兴趣,并有着不断进步的渴望。有诗歌陪伴的童年是幸福的,用诗歌滋润的人生之路也应该是充满梦想和色彩的。

每个人都是从童年走过来的,只是每个人的童年有着不同的滋味。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读书,但是在那时的农村,哪里有什么书可读呢?于是,我经常到生产队长家里去寻找那些过期的报纸,读上面的新闻和文学作品。我非常佩服那些能够发表作品的人,觉得他们非常了不起,甚至很伟大。我们小时候的知识面非常有限,见识也少,在当时,县城、省会、首都等等,在我们心目中都只是一个个遥远的概念,根本没有想过可以去到那些地方并留下足迹。我们当然也没有多么远大的梦想,几乎每天与大山、森林、小溪、泥土为伍,没有支撑梦想的土壤。当我读到澜僖的诗歌作品的时候,我真的为她高兴,为他们这一代孩子高兴。他们不但有了好的生活环境,有了远足的条件,可以见多识广,而且能够通过文字把自己的感受、梦想、苦恼抒写出来,有些作品还可以在刊物上发表。关键是,诗歌界的很多长辈还为她写下了许多评介文字,对她给予鼓励。在我们那个年代,这些事情是想都不敢想的,即使写了,也没有谁来关心,更不可能和那么多知名的人士扯上任何关系。

儿童天生就是诗人,只是我们有时对他们关注不够,很少站在他们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内心和情感,更很少去发掘他们在诗意发现和表现方面的潜力。对于儿童来说,世界都是新奇的,这种新奇感是诗歌创作的动力,也是诗意的来源。无论在题材上还是情感取向上,澜僖的诗都拥有她那个年龄的特点。她的诗,写的多是自然景色、家庭趣事和校园生活。在她的心目中,世界上的一切存在都那么美好,都充满魅力,《桃花,催红了春天的脸庞》:“你收集所有的红霞,在三月/催红了春天的脸庞。还有你怀里的童话/也粉红着呢//桃花,你把梦也染成红色吧/最好,带上袭人的香/这样,梦里梦外/都是一片春的海洋了,在她的眼里,“桃花”、“红霞”、“春天”、“童话”就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而且还赋予了本无花香的桃花以“袭人的香”,这样的发现是属于孩子的。在情感取向上,她的诗单纯而充满梦想,乐观并拥有点滴的忧郁,比如《绿色的邮卡》中有这样的诗行:“顷刻间,我变成一片叶子/顷刻间,我化成一缕阳光/我要把一株株小草、一棵棵小树的梦想/染上十万里浩荡的春风”。作者的想象确实不同一般,由绿色想到了“叶子”、“阳光”、“小草”、“春风”,这些想象都与小诗人的生活积累、知识储备和对世界的理解有关,没有受到过多知识和思想的牵绊。当然,任何年龄的人都有他们自己认为的苦恼和沉思,澜僖也有自己对生活的独到见解。外婆离开了,她满怀不舍和思念:“河边的垂柳依然青青/可我饱含的热泪/一刻未停//外婆,我心里最温暖的名词/此刻,您却挤压出我满眶的泪水/来浇灌这河边无数的柳丝(《再见,亲爱的外婆》);《楼上的树》有这样一个诗节:不要说你永远在这里/其实,我也和你一样/囚禁在课堂/来,让我们长出翅膀/飞向远方”,诗中既有对课堂学习的判断,也充满了对自由的渴望。她甚至开始追问很多在成年人那里已经有些麻木的问题,比如《绿色的希望》有这样的诗句:

 

曾经,这里的天空蓝得发亮。

如今,雾蒙蒙的,

这是为什么呢?

 

曾经,这里的森林郁郁葱葱。

如今,光秃秃的,

这是为什么呢?

 

曾经,这里的河流清澈见底。

如今,昏暗暗的,

这是为什么呢?

 

这些追问或许不深刻,但我们必须承认,孩子确实发现了一些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这中间蕴含着儿童的单纯,而这种单纯可以反衬出成人的麻木。在诗意的发现上,孩子在很多时候是成年人的老师。

澜僖的内心世界是丰富的。她不只是关注和自己有关的事情和经历,而且在作品中流露出一种责任感,抒写了一种“正”的思考。《河流》抒写了作者将自己投入到大自然甚至人生长河中的内心体验:“一条河流,在梦里穿行/蜿蜒的脉络/绘织大地的丰饶和美丽//一条河流,在生命里穿行/激荡的水波/抒写人生的浩瀚和传奇//呵,梦中的河流/流过夜的寂静,奔涌成明媚的眼波/呵,生命的河流/淌过如花的年轮,把每一个平凡的日子/当成琴键,弹起浪奔浪流的歌”,“河流”、“梦想”、“人生”等等,组合在与河流有关的诗篇之中,显得非常妥帖,给人一种流动感,而这种流动感和诗人意识到的人生有着同一的脉络和跳动。她的有些作品中还抒写了具有哲理意味的体验,让人吃惊,比如《残雪》:瑟瑟的诗行/在大地上改写//阳光是一败笔“阳光是一败笔”使人眼前一亮,我们不得不佩服诗人的大胆和勇气;《一朵花》中有这样的诗行:“啊,世界如此美妙/千万不要用我们有限的眼光/来丈量”,她居然发现了“有限”与“无限”这样的话题,而且意识到人自身的局限;《雪》:“窗外的雪花  漫天飞舞/每一片都有着自己的轻纱/在风中坠落/化成一滴小小的水珠/被遗忘的颜色/白色为什么是白色/它遗忘了自己  在迷雾中徘徊/灰色为什么是灰色/它被人们遗忘  落寞地躺在颜料盒里,由物及人,由外及内,由小及大,诗人在诗歌创作中的内化工夫确实了得。《相册里的时间》有这样的诗行:

 

相册里的时间

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但我们生命中的河流

无尽绵延

早已没有了交点

 

诗人对时间非常敏感。对于诗歌创作来说,对时间的独特解读是诗人深入现实、人生的不可或缺的重要角度。

关于对现实的关怀和“正”的力量的发现及抒写,我想特别提到《你们能回家吗——为留守儿童而歌》。这首诗或许不是澜僖诗歌中最引人注意的,也不是最优秀的,但它抒写了诗人对留守儿童的心灵世界的关注和理解。作为同龄人,她或许比成年人能够更容易走进那些孩子的世界里,尤其重要的是,她真正理解了这些孩子渴望的是什么:

 

    ……

只是晚上总会起身

站在院墙边

朝远方望去 无尽的山峦重叠

化为了一张亲近而又模糊的脸

但远方一直是远方

是无法抵达的天堂

于是 你只好  在梦里

流着泪  呼喊

爸爸妈妈  过年了

你们能回家吗

 

这样的诗句,读起来使人心酸,也带着亲情的温暖。她或许还不知道这些孩子为什么会成为“留守儿童”,但她和这些孩子在心灵上是相通的,其间透露出一种同情和关爱,蕴含着一种大爱的精神。

    我不知道澜僖读过多少他人的作品,包括外国的、传统的诗歌作品,但我从她的有些作品中读到了一种传统诗词的韵味,比如这首《秋》:

 

挽一笼轻纱  听两只昏鸦

叶子从树上飘零而落

吱呀

铺几许黄沙

 

拾一把桂花  煮一壶清茶

任凭流水逝去

叮咚

品一杯浮生

赏一树红花

 

这是小诗人新近创作的作品,她使用了一些单音节词,使用了一些象声词,使用了一些传统的意象,采用了虚实相生的手法,使作品具有了别样的意味,比她过去的一些作品显得更优美,多了一些文人味道,有了更丰富的向内的体验。我们或许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因为小小年纪就外出求学,远离了父母、伙伴和其他亲人,她的感悟更加深入内心,在很大程度上抛弃了初学写作时曾有过的理念先行的不足。同样是新近创作的《可不可以》也可以为此提供佐证:我可不可以/用鱼杆/钓一片月光/把她放在/没有星星的地方//我可不可以爬进烟囱/偷一小罐炊烟/密封/放在遥远的地方//好让想家的人/知道/家一直都在那个地方”,“月光”、“炊烟”在诗人那里是“家”和思念的象征,这些意象对于一个想家的孩子来说,显得特别亲切,因而在对月光、炊烟的反复吟咏中,诗人实际上也就抒写了对家乡、亲人的深深的想念。

可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人生阅历、知识储备的不断丰富,澜僖的诗越来越切入了诗的本质,诗味越来越浓。从童年诗心态到少年心态,澜僖的诗在不断发生着变化,我们可以通过阅读她的大量作品,清楚地捕捉到她在艺术上发展、变化的脉络。

我曾经读过很多儿童诗,也为一些儿童诗诗人(不是儿童诗人)写过评论,但我所读到的儿童诗更多地是成人创作的,有着明显的成人心态,或者说是尽力以成人身份、心态去揣摩儿童的心灵世界。澜僖的诗完全出自儿童、少年时期的情感体验,它带给我们的是一个别样的世界,一个纯粹而美妙的儿童、少年的心灵世界。

我在前面说了,澜僖和他们这一代孩子是幸福的。就澜僖本人来说,更是如此。她有非常爱她的诗人父亲和医生母亲,随时关注着她的身体和心灵的成长。也是因为她的父母,我在多年前就开始关注她的创作,时常去她的博客溜达,也读到了她的父亲转发给我的一些作品。我多次在她的博客中留言对她给予鼓励,但我没有撰文对其作品进行较为系统的评论,主要是想对她的创作进行更多的观察。这一次,梓文告诉我,孩子要出版诗集了,而且我也感觉到她在创作上的进步比较明显,所以答应为这本诗集写点阅读感想,为孩子祝福和鼓劲。

最后要告诉澜僖的是,诗是一种美好的存在,但对于人的一生,诗又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我经常说,一个人不一定要成为诗人,但一定要成为有诗意的人。诗意可以给人生带来丰富的色彩。在这个年纪,除了诗,我们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比如课业学习,比如知识积累,比如对他人和世界的关注,等等,一定不能因为爱好诗歌而放弃其他。我记得,吕进教授曾经说过诗人应是博识家。一个人只有在具有了丰富的人生与知识积淀这一前提之下,才有可能成为优秀的人,也才可能成为优秀的诗人。

祝贺澜僖,期待她创作出更多美好的诗篇,祝愿她的人生成为充满诗意的成功的人生!

 

 

蒋登科,四川巴中人,文学博士,美国富布莱特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评论委员会主任,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新诗研究所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孙澜僖4.JPG 

孙澜僖诗歌作品

 

残雪

 

瑟瑟的诗行

在大地上改写

 

阳光是一败笔

 

2012年2月18日

 

 

 

定义

 

两圈半  是800米

三圈多一点  是1000米

200米的距离

是一条鸿沟

划开了

男女的定义

 

2014年11月14日

 

 

 

铅笔与橡皮

 

铅笔是最谦卑的

它给了一切事物

被原谅的机会

 

而橡皮

是一个很好的搭档

它给了一切事物

改过自新的机会

 

2014年11月14日

 

 

称呼

 

文字   被整理成行

编辑成册

便成了书

 

电子被束缚在物体中

形成了电荷

 

我们被编入整齐

的座位中

就有了另一个称呼

 

2014年11月14日

 

 

沉降或者占据

 

杂质沉降

需要时间

但若有了明矾

时间缩短  结果不变

明矾占据了时间的

鹊巢

 

2015年1月2日

 

 

可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

用鱼杆

钓一片月光

把她放在

没有星星的地方

 

我可不可以爬进烟囱

偷一小罐炊烟

密封

放在遥远的地方

 

好让想家的人

知道

家一直都在那个地方

 

2015715

 

 

群山与云朵

 

群山,多像我们这些调皮的孩子

争先恐后地起立,举手

老师,多像山上的云朵

不管我们回答得对与不对

都一样慈祥地抚摸我们的头顶

 

2015年9月18日

 

 

棠湖的春天

 

棠湖在左,江安河在右
书包装满春风,旗帜成为花朵
我们是花朵上的汉字,迎着春风盛开

男同学在左,女同学在右
他们的对话,把棠湖与江安河的波纹
擦亮。老师,是无处不在的阳光
把我们书包上的蝴蝶兰,轻咬一口

如果男同学一吆喝,女同学一呼应
书包里的云朵、空气、星辰、蓝色的风
便成为新的同学
校园里的花树,和我们一起
吐出深藏在内心深处的红与绿

2016年3月27日

 

孙澜僖散文作品

观荷

 

我极喜欢荷花。

当然,这跟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有一点关联,也跟我们老家种着的大片荷花有关。

月下的荷塘我也曾看过。彼时,清华园里,夜幕四围,有一些荷花还在暮色苍茫中独自闪着粉的光,红的光,令我们感到不枉此行。有一首歌盗用了朱先生的文章名,唱起来,虽有一些古典的美,但总觉得没有表达出文章里的那种情绪和意蕴。湖水藏在叶子和花间,看不清楚,沉默着,一声不响,只见大片的荷叶遮覆,连成了满塘,如果可以当桥,是可以到达彼岸去的。

与诗意的清华园的荷塘相比,乡村里的荷塘倒显得有几分野性。乡村里,等夏天到来,荷塘里并蒂的、三蒂的、四蒂的荷花都含苞欲放。一天,我和爷爷在荷花池旁乘凉,爷爷说:“当年,荷花盛开时,家中又添了两个孙儿,一个是你,一个是你的堂弟,真是应了花瑞呀。”这使我感到与荷花之间,有了一些渊源。

当然,夏天的荷在哪里,都是最好的观赏时节。但是,如果正好是在雨天,又没有亭台楼阁的遮挡,观荷,就最好选择去乡间。

乡间的荷塘很随意,都是一些田地,往下挖一些土去,或者把田地的埂做高一些,就是荷塘了。当然,在乡间种荷,目的不是为了观赏,而是为了水下的莲藕。但是,这个最主要的目的,在诗人的笔下,都似乎刻意忽略了,仿佛文人雅士们都是不食人间烟火似的。这些都不说了,就说观荷吧。

那就省去正午的炎热吧,就在下雨天,去看看荷花。去的时候,最好把一双凉鞋脱掉,赤着脚去看荷花。天空中,狂风乱舞,把荷花吹得左右倾斜,接着就是倾盆大雨,荷花招架不住了,看似立即就要沉入水底了,这时,荷叶遮住了荷花,为荷花遮风挡雨。雨更大了,风更狂了,但是,被荷叶盖住的荷花在风雨中挺立着,纹丝不动。我长舒一口气。荷叶被打得斜了,荷花经历风雨磨难。我在心里默默地祷告着:老天,别下雨了,再下的话,荷花就惨了。接下来的事情使我再次缓下了心情。另一片荷叶又挡在荷花上,荷花又挺立起来了。过了一会儿,风停了,雨也止了,荷花再次绽放在池塘里。荷花,要是没有荷叶的保护,你早就被“雨打风吹去”了;荷花,要是没有荷叶的慈怜,你不会再次绽放在夏日中。荷叶如我们的父母,雨点来了,除了他们,还有谁会为我们提供荫蔽呢?正在慨叹荷花荷叶,一把大伞却遮在头顶,回首时,爷爷正慈祥地看着我,仿佛把我看成了一朵荷花。

这才想起好多的古诗来,写荷花的多,写荷叶的却更多。“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前句就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池面风来波潋潋,波间露下叶田田”,“田田”之美,越过几千年,依然静美如初。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从此,观荷之时,我也不再只看盛开的荷花了。

 

 

兰草

 

我家的阳台养着许多盆兰草。

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她们,就会有一种怜惜从心升起。

不像梅花,不开花的时候,也可以叫:梅。兰草不开花的时候,好像没有几人叫她:兰。兰草本来应该叫兰花的。但是,平常她们还是被叫兰草。兰草与兰花,一字之差,却仿佛有一条难以抵达的路途。

每年夏天,兰草会开出许多紫色或蓝色的花朵。只有这个时候,我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叫她们兰花

兰花的花期长,味淡,香幽,兰花的名字会叫得长久一些。但是,夏天毕竟只是一年四季中的一季。其的时候,她又回归了草的队伍。在阳台上,用她绿色的叶子,给我们带来另外的感受,或者干脆说就像一盆盆绿萝,给我们呈现绿色的视觉。

每次到山林里去,就会听到有人说,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碰到兰草呢!

原来,兰草还是有人惦记着的。只是,她在开出花朵之前,还是习惯着草的本性,还是习惯长在深山不被人注意的角落。

因为兰草开出的花不同,又被分为很多种类。在开出花前,她们都叫兰草。只有花开出来了,才知道价值的珍贵。我想,或许兰草专门为自己设置了一条路径,让自己有了跋涉的望。

这样说来,兰草就是兰花。我的心有些宽慰了。

有一次经过阳台,看到兰草在秋天微凉的风中轻轻摇曳,好像无花的时节,照样活得精彩自在,从容的,安安静静的。从草走到花,本身就是奇迹。从花回到草,仿佛又归于平常。我突然明白:兰草与兰花,都是她喜欢的名字。甚至可以说,不管你叫她草还是花,她就是她,草自青,花自丽。

或许,这就是人们叫她兰草的缘故吧!

 

月夜曲

 

四周逐渐漆黑,随着夜晚的降临,自然万物都归于沉寂。

毫无波澜的河水静静流淌,幽暗的松林已不再像白天那样喧响,长脚秧鸡也不再欢嚷,都在这浓浓的夜色中睡着了。

夜深沉,归于静谧。

月亮是夜晚的帝王。它独自登上舞台。

人间,复又亮了起来。亮得有些温柔,有些委婉。

月光是夜晚的文化大使,她的故事穿透云层,迷人的神话闪着银色的光芒。

大地上静止的事物,跟着月光一同静止了。

大自然沉浸在五彩斑斓的梦里,均匀地呼吸。

万物依然保持着有节律的心跳。浸了水的原野,茂盛的青草,顶着浓密的银光。

明月之辉,给寂静以光亮。

桂花酒

 

爷爷很爱喝酒。他只爱家醅,尤其是自酿的桂花酒。

秋天,院子的桂花树便会穿一层金黄色的薄衫透着缕缕芳香。天边的云似乎也染上了一层金黄有了香味似的。院子里还有一个荷塘,莲藕睡在水下好像也在偷吸着一缕缕香气,不然,水面上为什么总是腾起一缕缕袅袅的薄雾呢。天气转凉,院子里的小草已经枯黄了,使劲把身子往地钻,想要得到丝丝温暖。桂花偶尔被风吹下来几簇,慢慢覆上了一地,为秋天的小草送去了一床金黄的

奶奶站在桂花树下,轻轻地摇着,桂花便落了一地。她和爷爷弯着腰,把桂花一一拾起,放在空空的瓷缸里,然后用泉水洗净盛在簸箕里晾干最后把它们投进酒缸里。

爷爷总是细数着日子。待到过年了,家里聚满了亲人,爷爷才小心翼翼地挪开酒缸的盖子一阵浓烈的异香扑面而来大人们闻见香味,蜂拥而上,你一盅我一碗地舀了出来。爷爷端着一杯酒,浇到桂花树下,先是敬树一杯,才和大家一起喝了起来。不一会儿,他们便有些醉了。奶奶这时候也像喝了酒一样,总是说:“还是家醅的桂花酒好哟

我们几个小孩儿,被明令不得碰酒,倒好像也被他们的快乐熏醉了。

多年之后,还会有开得这么美的桂花,还会有酿得如此香的桂花酒吗?

 

 孙澜僖2017.JPG

孙澜僖随笔作品

 

俗人爱牡丹

 

周敦颐曾写过:牡丹之爱,宜乎众矣。牡丹被誉为是中国的国花,国色天香。他也写过: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历代文人雅士也都对莲青睐有加。但那些人之中有许多是为了沽名钓誉,才装高尚的样子,装作喜爱莲花。当然,也有不少人是真正喜爱莲花。

我与他们不同,我喜欢牡丹

我喜欢牡丹花开时的艳丽,喜欢牡丹流淌不尽的颜色。红色的看起来妩媚白色的又多了一丝圣洁黑色的,又显得那么孤傲仿佛要把那些颜色直接染到天上去。那种汪洋恣意的色调,让人感到生命的丰满和张扬。那层层叠叠的花瓣,让人仿佛听到命运的交响曲。

牡丹的雍容一直被人诟病和嘲笑。其实也是一种葡萄心理。中国几千年来,穷怕了,苦怕了,对美好的事物,心里是极爱的,可是说出来,却显得那么的不自信,甚至有一丝虚伪和矫情。牡丹的阳刚之美,大气之美,不是一种做派,不是一种顾影自怜,不是一种个人独唱,已由一种小我提升到大我,已由一种气质提升到一种气象。甚至可以说,花世界的繁复,人世间的丰富,都已被它表达出来了。

的确,市面上买到的衣服有许多都开满了牡丹但制造衣服的人只把牡丹的形塑造了四五分,而神韵,而气象,至多也就表达了三分出来。或许,我本就是一个俗人或许,我就是周敦颐先生所说的众人之一吧。

 

“隐”无可隐

 

中国历代许多文人骚客都有着雄伟的抱负,但奈何壮志难酬,空有满腹才华无处施展,于是,他们便“隐居”了。

周敦颐曾在《爱莲说》中写道“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的确,陶潜的归隐为后世的文人们树立了一个榜样,陶潜之后,有许多“千里马”因为遇不到“伯乐”,就泄气,就归隐。但是,真正愿意归隐的人又有几人呢?那些文人所谓的“归隐”,只不过是被现实所迫。而他们的爱国,又有多爱呢?论归隐之心,他们不及陶潜;论爱国之心,他们不及杜甫于是,他们的“归隐”,倒显得有点儿不不类了。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陶潜的隐,是身隐,更是心隐。身归于田园,心亦安于田“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这,便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也正是我们所熟悉的,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潜。

人世喧嚣,辅之网络加盟,“隐”已无处可藏,即使“大隐隐于市”,也会残酷的刷新“隐”的面目。唯一可隐的,是宁静窗下读书的身影,和身影包裹的庞大的内心。

 

从容的乐府

 

“上山蘼芜,下山逢故夫。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妹。颜色类相似,手爪不相。新人从门入,故人从阁去。新人工织缣,故人工织素。织缣日一匹,织素五丈余。缣来比素,新人不如故。”此时我坐在床上,面前摊着一本两汉魏晋南北朝的诗选。窗外隐隐约约传来烧水的声音,楼梯间回荡着青春女子的喧闹,而乐府诗的淳朴从容,就这样越过千年,缓缓行来。

诗中描写的是一个被弃的女子与曾经的丈夫的对话。从头到尾,女子都没有多话,字字掷地有声。她虽然长跪,但丈夫在她的不卑不亢面前,早已矮了一截。而她之所以敢上前询问故夫的生活状况,应该是早已料到“新人不如故”,她早已看透了故夫的凉薄。千古而下,这样的男子这样的婚姻数不胜数,而我最爱的,就是那女子“长跪问故夫”的从容。

残唐时的吴越王钱在给归宁的王妃书信中写道“陌上花,可缓缓归矣”。九个字,情真意切,艳绝千古。而这,居然是目不识书的武夫所作。很多年过来,“陌上花开”这个意象已被无数人用滥,无数人赞美它的美:从容。而我,正想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乐府诗

从容,是乐府诗最大的美德。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