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 >> 远方的味道|曹鹏程
详细内容

远方的味道|曹鹏程

你走在鳞次栉比的都市中,整个城市的缩影倒映在街道上,车水马龙,节奏快得像《野蜂飞舞》。一秒,都让人着急。在生活大巴的疾行中,你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一切。

你坐在豪华的别墅中,把康帝的酒,倒在高脚白玉杯中,迷人的香气,美丽的颜色。待酒入喉,味道却是透明的。你不明白这是什么味道,痴痴地看着远方血红色的天空,醉了…… 

醉梦中,迷迷糊糊,亦幻亦真,你来到了小时候的故乡。那是一个贫穷的地方,却处处透着自然。这里的生活很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里的路,羊肠崎岖,下过雨后,还是处处泥泞。有三人合抱不住的老树,夏天人们会在这里乘凉,贪玩的稚子,会爬上树枝,奢侈小憩。树旁会有芬芳的花,如果做成花环,戴在头上,定然是美丽馥郁。可人们,总舍不得摘。而村民们的小房子,常常被花和树围在中央,下雨天,不同大小的雨滴落在瓦片上,嘀嗒嘀嘀……

小村庄里,有一条河,清澈甘冽,祖祖辈辈都喝着它长大。河畔有一个酒馆,那里的酒特别香,十里八乡都闻得见。老手艺,听说从唐朝一直传到现在,从来没有改过。许多人想学,却从不外传。店主说,在别人的手里,酒是会变味的。特别是传到城里人的手上,那就会有一股熏人的铜臭。

店主还精通各种器乐,人多的时候,他总会演奏一番,而人们听完,只是会再要点酒,却不知曲之深意。弹完,店主总不免要叹口气。

你还记得小时候,爷爷耕完地,总会去买半斤酒,而你总会偷偷地拿舌头舔一舔。

梦里又一次遇见这个酒馆,五味杂陈。走进去,店里人很多,你坐在店里的一个偏僻角落,像从前一样,要了半斤酒,用舌头舔了舔。那股熟悉的味道萦绕在味蕾,久久不散!好酒! 一杯入喉,不知为何,眼眶晶莹?莫名的一股味道涌上心头,隐隐刺痛着,想离开了。

正巧,店主摆出琴案,拿出好久不弹的琴,点了一根上好的沉香,欲娓娓一曲。店主调弄着琴弦,顿时,喧哗的场面,一片寂然。琴音拉住了你刚迈出的脚步,使你重新坐下来。

这本是一首缠绵而又悠逸的曲子,《平沙落雁》,欲断未断,飘忽有影。又宛若鸿鹄高飞天际,翩翩时又低语呢喃,飞得是那样的无拘无束,自得自乐。

而此处却是截然不同的味道,全然是在说自己的故事啊!

琴音伊始,舍掉按音,有些刚猛,颇有固执孤行之感。一意而去之后,没有缠绵,没有鸿雁。回荡,只有支离破碎的天空,没有灵魂的街道,日复一日的工作,虚伪的宴会,熏人的铜臭……

曲至高潮,戛然而止,万千思绪犹如丝断。爱到浓时,恨到浓时,名利盛时,骤停。

只剩下一片空白在心中回荡。琴声复起,已是阴阳协调。

泪,纵横。半生操劳,只是一片空白。

每一个音都深深地刺痛着那遥不可及的心,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这一回店主没有叹气,又送了他半斤酒。

摸着脸上的两行泪痕,你从醉梦中醒来。 原来这是远方的味道!

……

此后,你放下了许多。空闲之时,你回到贫穷的老家,在酒馆旁搭了一个茅草屋。

每每回来,你总会在屋外,架一杆鱼竿,有时一坐便是一个下午。即便不见上钩,也不着急,反而哼起歌来,自得自乐。有时哼着哼着,旁边会响起了悠扬的琴声……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