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机器|彭法林
详细内容

机器|彭法林

我可以确切地说我的童年是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度过的。说实话,我喜欢听柴油机的轰鸣声,我也喜欢闻柴油机喷出的烟雾的味道,因为这种气味和声音填满了我大半个童年……

爷爷是这机器的主人。爷爷在年轻时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自然也学会了许多东西。柴油机、汽油机是爷爷最熟悉精通的,一方面是爷爷争取了一位老师傅的专业指导,另一方面是爷爷的天赋和兴趣让他很快学会了机器的操作、修理和保养。而爸爸则是为爷爷买机器的那个人,爸爸用自己赚的第一桶金买下了四台机器。奶奶是那个给机器动力的人,那时交通条件差,奶奶便隔几天就走十几里路去县里背汽油回来。在全家人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村的第一台柴油机、打米机、粉碎机、榨油机在我家的机房里产生,坐落至今。

从我们家柴油机开始轰鸣的那天起,我们家的客人便络绎不绝。几乎整个村需要打米、粉糠或者榨油的人都会来我家,于是爷爷便以此为生意,根据不同的粮食,爷爷会以每斤几分或几角不等的价格收取费用,就这样我们家的日子也逐渐红火了起来。在家里,爷爷每日只管机器,奶奶主管饭食。因为每次榨油的时间都是大半天,所以每每遇到有人榨油,婆婆总是会准备一大桌饭食。因此,每天吃饭时刻是最热闹的时刻,一大桌人欢声笑语,围桌而食,我和弟弟便是在如此和谐欢乐的氛围中长大的。

在饭后有余,我和弟弟就开始肆意玩耍了,而爷爷则要开始下午的忙碌了。我喜欢看爷爷忙碌的样子,从他开始一气呵成地搅动柴油机,到熟悉地观察机器的动向,再到给机器喂料,最后关闭机器,我都爱看。他的一连串的优美的动作都深深吸引了我,我希望我长大后也成为爷爷那样的人,我想像他一样熟悉地在机器周围打转。在爷爷忙碌之余,他总会在汽油机的水箱里放上两个鸡蛋,等到机器停了,鸡蛋自然也就熟了。若偶有下雨闲暇时刻,我们总会缠着爷爷给我们做一些玩具,爷爷也总是不厌其烦地将那些剩余的轴承拿来给我们做滑板车,或用电杆上的瓷瓶给我们做独角车……我们童年的大部分玩物都是出自那台柴油机的零件,而爷爷的手又将那些零件化为一件件玩具。所以,我爱着我们家的机器,我更深爱着我的爷爷。

时间飞快流逝着,村民的的生活水平也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村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机器,爷爷的机器也不再是唯一。他们逐渐忘了爷爷,我们家也不再热闹了。不光是他们,连我自己也忘记了爷爷还是那机器的主人。我一天天长大,然后去了更远的地方学了更多的知识,我发现我更喜欢文科,我讨厌机器,我更不想成为爷爷那样的人了……

但不管怎样爷爷是真的老去了,和他的机器、机房一起老去了。因为爷爷年龄大了,机房长年缺乏修缮,那间机房不知道在哪天已轰然倒塌了。那台榨油机也因无人榨油而被当做废铁变卖了,其他三台机器也如爷爷的身体一样逐渐衰老了,他们的外观早已锈迹斑斑,他们的声音也早已沙哑了,他们的腿脚也转不动了……

现在的我已经很少听到机器的声音了,因为爷爷再也没有力气搅动机器了。如今每次发动机器,爷爷还是会尽力熟练地做着他年轻时做的动作。也只有在机器响动时,爷爷才是那个最年轻、最快乐的爷爷。有时望着他那衰老的身躯,我不禁莫名有些心酸,这一切就像一个梦。在昨日,那众人羡慕的眼神,那络绎不绝的忙碌场景,那机器不绝于耳的轰鸣在今天一瞬间化为一个脆弱的老人和一堆废铁机器。爷爷的时代结束了,结束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现在启动机器的任务自然落到了我的头上,但我却不能永远地帮助爷爷了。我只能借助我的文字去记录我的爷爷,我只能用文字传递爷爷的机器了。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