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作协精选 >> 偃师市作协丨宋殿儒:《妩媚江城》
详细内容

偃师市作协丨宋殿儒:《妩媚江城》

妩媚江城

 

宋殿儒

 

被称为江城的武汉是我梦寐以求的一隅,我的青春和爱曾点种在那里,四十年了,我不能不把她寻找回来……

 

 

最初记忆中的武汉,是从爷爷的口传和书本资料上来的。战争年代,爷爷曾在这个被他称之为“水岸子”的地方经历过血与火的战争,在这里,爷爷身上被小日本的子弹打穿了三个孔孔,是江岸上一个渔民姑娘护理他重上战场。爷爷说,江城是他一生中感到最美的地方。在爷爷的印象里,这个江城武汉是两条大江分割出来的三个江湖大埠。它像一块璞玉深嵌在两条大江的皱褶里。那时的江城百姓多为以渔为生,两江之水,如人体的动静血脉,不舍昼夜地在一派欸乃声中流淌日月。江城汉子多为性格刚烈江湖义气之人。江城的女人则水润妩媚,开朗豪爽,不乏对男人的体贴入微,她们既有山的硬朗也极具水的柔软。爷爷那时顾不得明白江城还有什么好看的山水及文化古迹,记忆里的江城只是个与江湖、与水分不开的温暖故乡。

其实,我能在书本上读出武汉这个水养的江城的时候,才知道江城武汉不仅是个与江湖水们分不开的好地方,而且还蕴藏着中华文明深厚无比的文化积淀,不仅地理位置通衢九省,商贾如云,文化古迹多入繁星,而且还是个联络中华南北东西四方文明的文化和经济命脉的重镇。我们的长江横走中华复地,把一个大中国分出南方北方,而新中国江城武汉两岸却飞架起了通衢南北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大桥。江城因大江而三足鼎立,而江城又因大江上的一道彩虹亲融了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亲情。

流淌数千年的两江水养育出来的江城曾也满载疲惫和落寞——它在英法的炮舰和日本人铁蹄下破败过,落寞过,也曾在皇宫贵族们的私欲荣光和灿烂里伤神过……伯牙抚琴的琴台曾一度弦歌不再,黄鹤远去的楼阁行吟也几度不存,文人骚客们的那些优美词句,也一度失去灵光没人聆听?可是,古老的江城是水养的,任何践踏都不能断了它妩媚于中华历史的信念。它把目光紧盯向大革命芸芸众生中斧子镰刀的旗帜,用自身“抽刀断水水更流”的坚持和抗争赢得了新时代的一声钟鸣。

无畏的江水冲走租界区的十里洋场,冲走鸦楼妓馆的灯红酒绿,涤荡和淹没了旧世界的百年欺凌……她站起来了,从此,以江湖水族的姿势开始细数起青春梦中的那一缕缕繁荣岁月……

爷爷走后,我就带着爷爷的一腔渴盼,依然报名当了驻守江城武汉的一个兵。且当兵不到半月,就怀揣保家卫国的军魂投入到了南方那场惨烈的战场。

我记得很清,那是1979年一月的一个日子,大约午夜时分,我乘坐的军列在长江大桥上飞过。那也是我真正看到江城一隅的时刻。长江水在车窗外黑白明灭朝我仓促的问候,大桥两岸的高楼灯火像天上的星星一样让我激动不已,那一刻我自个儿紧紧地抱着背包深情的望着它,泪水止不住的流淌……那一刻,我满脑子都是一个决心:一定要为祖国立功,一定要保护好我家几代人都钟情的江城!

在凯旋回归的时候,在我再次乘军列过长江大桥的时候,清晨明媚的阳光一览无余地把个完美的江城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和我的战友们,在长江大桥那几分钟里,脸蛋都贴紧了车窗,江城威武潇洒的面容就一下子落入我的心底。尽管那时的江城并没有现代化大都市的现代气魄,很多楼房和街道都还异常的陈旧和凌乱狭窄,然而,大都市的神韵已经无法遮掩地让我震撼。

在部队的几年中,我也曾数次出差到江城武汉,但是由于部队纪律所致,我们不能像个驴友,到细节处去体味江城的妩媚和温暖。更不可能切腹触摸那些山水文化间的古代文明。因而,住在江城而不能与江城“洞房花烛”之憾就一直忧郁在心中。

 

 

然而,水养出来的江城的妩媚和温暖是无处不在的。

1980年秋天,我从军教导队学习归队,连首长委派我及四名战士到柏泉农场一村民家中驻训。我们居住的这家人当时家里只有一个姑娘和她年高的妈妈。由于军民鱼水的帮护交往,使我们几个战士与这家人很快就建立了鱼水亲情。特别是这家人中的那个聪慧而性格如水朴素温暖的姑娘,一下子就触动了我的爱的神经。多数人都不相信一见钟情那种爱情,总认为那一定是不可靠的。可是,这个一见钟情却使我大半辈子都还在钟情。不过,当年我知道自己是个当兵的,家里又穷的寒酸,因而,那种强烈的愿望一直被我重重的压抑着。

离开她家的第二年春天,我复原了,当扛起背包要离开江城的那一刻,我想最后好好看看自己梦寐以求的江城。谁知,部队临时改变了车次,没办法的情况下,我的脑海里忽然就出现了一个词“她就是我的江城。”

因而,我就鼓鼓勇气,在临上火车之前,来到了她家。那时候我是个非常害羞的青年,见了大娘我脸蛋一下子就火烧了。而当姑娘微笑着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竟然连正常的问话都忘记了,傻傻的站着,等大娘给我端上来一碗面条的时候,我才忽然回过神来。

离开姑娘家的时候,姑娘送我一程,在路上,我强压着自己的一腔爱火,没有说出那个“爱”字,姑娘可能看出了我的心思,就把自己的手伸给我,让我写个什么字吧。也可能是心灵的自然反应吧,我提起钢笔就在她洁白的手心里写了“你是我的江城”几个草字。而后就捂着要哭出来的嘴跑开了……

时光荏苒,这一别,转眼就四十年过去。在这四十年里,我不知多少次梦回江城,但是,江城在我的心底总还是那么的模糊不清,甚至连我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爱上江城。

2016年的四月,家在武汉的老连长微信通知,全连队的老战友到武汉归队聚会。接到这个消息,我的心一下子就青葱了。这场聚会在别人那里也许只是一次相见,而我则多了一层更加让人幸福的内容,那就是好好地看看我爱的江城。“我的江城”还记得我吗?四十年的梦想,四十年的相思,即成结果,我怎能不高兴呢!

 

 

在离开江城的几十年中,我也去过不少现代化城市,也领略过不少地域山水和地域文化的魅力。可是这次所见到的江城与众不同。它除了具有现代化都市的现代气派外,还多了一层别人没有的水养的妩媚。

江城高楼大厦多而漂亮,马路宽敞而行驶井然有序,人员众多而各得其所,一街行人一脸的艳花,这个城给人的感觉是面容,是那些幸福满满的桃花儿脸,春风荡漾的影。

有位哲人曾说过,一个城是否美好,就看这个城里人的脸,看他们是一脸的愁苦,还是一脸的艳花。我心中的江城是后者,所以它一定不仅外在山水文化美,而且内在的人心里被幸福感滋润着。

在武汉这些天,我随战友们领略观赏了云雾山、国际圆博园自然生态美景,也登临了闻名遐迩的黄鹤楼,还到老部队重温了旧部的军旅生活,品尝了市郊农家生态园区的各色绿色美味。

而对我心中最大吸引的仍是那一汪水。江城的山绿得水性,绿的水翠,江城的人美如一眼清泉,水面桃花润,杨柳水样柔。就连脚下的每寸土地和文化底蕴里也都水汪汪的肥硕水华,令人迷醉。

李白在黄鹤楼送别孟浩然至广陵时吟道: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友情深处,字字带水,句句上善情深。唐代诗人崔颢登黄鹤楼时写下带水含柔的诗句,“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这诗的意境里映像的是水养的树,水养的草,水养的洲,水养的乡关和水润的愁,人类依水而居,拥水而眠,江城何不古人?

作为现代化大都市,江城武汉目光聚焦的已不再是一般,而是追求卓越,胸怀世界,持续长远。如今的重工业已无法压抑碧水蓝天,也无法不让世界的目光敬畏。

在江城的第二天,我们游览了国际圆博园。这个具有世界园林水平的圆博园,谁能知道,是在一座垃圾山上建成的!感触一个城市的魅力,其实不在于他的大与小,豪与华,而在于他的精神状态和可持续的境界。江城的妩媚恰恰就妩媚在了这一大境界上。

这也像我为什么今生执着于江城一偶里的一个普通姑娘一样,因为江城的妩媚,已深入到江城水一样上善温暖的人文大境界情怀里。

现在很多城市,表面华丽,而内在里缺水,缺水的润泽,缺水的柔软和温暖。一个精神气上缺水的城市那一定免不了让人感到干燥无味。就像江城的江湖一样,哪个城市有江城的水来的真实?长江和汉江水走过江城,没有哪个人着意在人能看到的地方蓄水。江城的湖泊很多,可哪一个是人工圈出来的水池叫做湖?江城湖泊清可见底,人鱼共饮,又有哪个堪比?

我在江城观赏了不少著名景点,还没发现有一处上面有伪庙,庙里再有几个骗人钱财的假和尚。这就是大美江城妩媚的地方。江城是水养的,水清人自正,人暖我自爱。

在夕阳斜照中,我们一行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心仪已久的江城,刚登上火车,有一个短信飞来,把我惊得不轻。是她来的,四十年了,想不到她接到了我托人寻找的信,她还记得我,记得我给她手心上写的那几个字——你是我的江城。激动的泪水中,我无法自制中再次扑到窗前,我多么希望能再看到心中的那个江城啊……可是妩媚的江城却被岁月的列车拉进一汪遥远的夕阳之中……

再见了——我的江城!“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但愿人长久,江城春常在……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