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作协精选 >> 偃师市作协丨段宏波:《井前明月光》
详细内容

偃师市作协丨段宏波:《井前明月光》

井前明月光

 

段宏波

 

我的记忆深处汪着一口井。

孩提时代,家门口东侧有一口水井。那时我觉得水井很神秘,里面的水怎么也打不完,井底那一端也有蓝天和白云。我欣赏过无数次打水的过程——大人们手拿长长的钩杆,把桶系进井里,左右摆动水桶,在桶倾斜的当儿,水漫进桶里。也有毛头小伙子,猛地一摆,桶掉进井里了,再费劲周折打捞。

井水甘甜可口,冬暖夏凉。冬日,刚打上来的井水,温温的,散着白白的水汽,洗脸洗手很舒服。炎炎夏日,井水却是透心地冰凉,洗漱冲凉,立等消暑。夏天,村里人尤爱吃过水捞面,热面条从井水里浸一下再捞出来,浇上香油和蒜汁,是乡下人最销魂的美味。

白天,井台像是戏台,挑水的人偶遇在这里,桶往边上一杵,家长里短地聊起来。来来往往的人踩踏着井台,青石台面被磨得光滑如镜。晚自习下学回家,若遇上月光敞亮的夜晚,常会看到井台如涂了银粉一般,发着白莹莹的光;这一刻,天光地光遥相呼应,朦胧而神秘,透出梦幻般的美感。

这个美感曾经欺骗了我。那是一个初秋的清晨,我出门上早课,看到井台蒙着一层白霜,心里疑惑不解——节令不到怎么就结霜了,便忍不住用手摸。我摸到了一手灰尘,抬头一看,皓月当空,才知上了月光的当。

这正是《静夜思》中的场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里的“床”就是井台,古代称井台为井床,真是一个温馨诗意的称呼。在古代,水井是至关重要的生活设施,被百姓视为命根,常常作为故乡的同义语,远离家乡也称为“背井”。异乡的游子,一看到水井,无不勾起无限的思念,忍不住要“低头思故乡”了。

长大后,我也是一个背井的游子。中学、大学、工作,一步一步,离故土越来越远,离那口水井越来越远。

后来我终于明白,那口水井有自己的宿命,即便守着村庄,也守不住那口井。水井的命运在二十多年前开始没落,它被压水井和自来水挤出历史的舞台。前些日子回到村子,我特意去看那口井。在倒塌的旧墙边,深深的杂草里,它早已面目全非,成了一个不足半米深的小土坑。

我发现,当我念到故乡这个词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是当前的村庄,而是小时候的村庄,水井时代的村庄。故乡在我心中已化作一副国画——皎洁的明月之下,一口静谧的水井。

井前明月光,何处是故乡?我心里突然流出一句诗来。一想到水井终究有一天会消失,心里便涌起无限的冰凉,以后的以后,到哪里去寻找这曾哺育了唐诗的美景呢?




作者简介:段宏波,男,洛阳偃师翟镇人,高级机械工程师。2015年开始写作,2016年获得“首届云冈杯”、第二届“潇湘文化杯”全国闪小说赛优胜奖,获“二十四节气”全国闪小说赛铜奖。四篇作品入选《中国当代微小说精品》。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