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作品 >>优秀作品 >> 陈甜甜:重逢
详细内容

陈甜甜:重逢

时间:2023-09-23     作者:陈甜甜 四川省南边文化艺术馆2023届签约作者【原创】

时、分、秒针都停泊在十二点的那一刻,除夕夜的烟花照亮了新年的夜空,簇簇炸响跌落在失眠者的枕边,搅乱了熟睡人的美梦。他翻了个身,背着霓虹盘算着归程。

等烟花都冷透,天上地下,鬼窥神觊只最后一轮月,照一个不寐的异乡人。冷月如霜是异乡,千里同风是故乡。离乡那天,母亲把家里的腊肠和豆干塞进他的背包,他背着沉甸甸的牵挂走在羊肠小道上,不敢回头。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是雪落乌头。他奔波在远方,漂泊在异乡,早已在心里将回家呼喊了千万遍。

大年初二,他踏上回家的旅程。

清晨的火车站人满为患,他跟着进站口黑压压的人群艰难地蠕动,只看见火车的绿皮在攒动的人头间闪烁。亲友隔着栅栏与远行者话别,充耳一片嘈杂声,在光秃秃的四面墙壁之间反响回荡。而从天空直泻到玻璃天窗上的强烈阳光,又反射到大厅里,一时间使他头昏眼花。人群挤牙膏似的前进,队伍中同行的人低声交谈着,不管周围如何一片嘈杂,彼此照样听得见。他们低沉的话语声,形成持续不断的低音部,汇成头顶上交错回环的谈话声浪。他随鱼贯而入的人群登上火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车厢内响起温柔的提示音,火车缓缓开动。

车窗外的平原、田野、河流快速地滑过,穿越隧道的一瞬间,他在黑暗的幽深处看到了故乡的模样。平原上凸起青翠的山丘,绵延成一层层波浪,在他眼底大幅度地振荡。北风搭上火车飞往南方,仓皇途中砍倒了一大片芦苇荡。枯树静默地守着一片墓地,他伸出手指数起了墓碑,一块,两块,三块……一直数到消失在他生命里的故人,一个,两个,三个……他的眼前渐渐模糊,窗外褪去苍翠,沾满了灰尘。这使他想起风尘仆仆的归人,为了一刻的重逢,历经多少沧桑。少年不识愁滋味,他从前总爱把沧桑挂在嘴边,等到真正经历过沧桑,才终于懂得,沧是沧海之远,桑是桑植归处。前者为漂泊,后者为家园,人生命运,大抵如此。

下了火车,他钻进一辆灰扑扑的面包车,小孩子的啼哭声触到车顶又弹回来扎进他的耳朵,稀薄的空气里挤满了香烟和汽油的味道,使他的思绪不能占据一席之地。他把梦里熟悉的山水锁进脑子里,不再去计算到家的时间,只管沉沉地睡去。一条河在他梦里静静地流向远方,河水碧绿得空无一物,只有一座漫水桥横亘水面,连接起公路和对面的村庄。他走上桥,一步一步向对岸群山掩着的那缕炊烟走去,奔去,把山水湖田远远地抛在身后。抓住炊烟的那一刻,他被剧烈的颠簸惊醒,睁眼,暌违已久的山水让他心潮澎湃。

跳下车,拾阶而上,一步,两步,日思夜想的泥墙瓦房在他眼前缓缓展开。“砰”,一束烟花窜上天空把暮色照得透亮,坠落到地面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孩子红扑扑的笑脸。门前的仙人掌树已经高过屋檐,檐间的燕巢空空荡荡,房檐下,父亲坐在门槛上抽着旱烟。透过铺满水蒸汽的玻璃窗,母亲忙碌的身影在模糊地移动。他走上最后一级台阶,在父亲呆滞的目光里把包往地上一扔:

“爸,妈,我回来了。”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