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作品 >>优秀作品 >> 王海文:不可触及的思念
详细内容

王海文:不可触及的思念

时间:2022-08-27     作者:王海文【原创】   阅读

“我土豆过敏。”着着桌上被花生油挑染地光亮、被葱花点缀地诱人的丝丝土豆,微微作痛的心仿佛要掐断呼吸,思绪飘浮,想要捕捉到那抹熟悉的背影。

“以前狼吞虎咽的,不是你了?”

对啊,要是以前,口水早就“飞流直下三干尺”了,早就如“饿狼见羊羔”般窜飞过去,吃得满嘴油光了。

 ……如今,看着、闻着。竟害怕了起来,万一涩如草根,欺负了牙齿,怎么办;万一软如浆糊,扼住了喉咙,怎么办;万一,不是原来的味道了,怎么办。

“早就吃腻了。”眼睛吸走了身体的水分,干涸的喉咙,委屈地工作着、不满地发出声音。

百无聊赖,伸伸懒腰,打打哈欠。眼泪却趁机打开枷锁,跑了出来。

“妈,打个哈欠,都能流泪,好神奇啊。”在眼眶,兜兜转转已久的泪水,终于解脱了。

真的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为什么,太阳可以蒸烤万物,却蒸发不掉眼泪呢?

望着那不可触及的太阳,直射出的光,通过瞳孔,撞击着视网膜,招惹出滴滴泪水。真是个坏家伙,不学习怎么蒸发眼泪,却实验着怎么勾引眼泪。

我想隐于记忆的海洋中,偷偷地和心中的记忆撞个满怀,却又害怕相遇。实则呢?是怎么故意、怎么主动、怎么寻觅,也遇不到真切的记忆了。

记忆拼凑了过往云烟,奔走在人生长流的我们,都爱好回忆。有时被动,有时主动;有时拼命回想,有时不经意间想起。可是,虚幻飘渺的记忆怎么能比得上实实在在的经历呢。

人啊,真是个奇怪的生物。拥有时,如“草芥”;失去时,如“珍宝”。

拥有、失去;幸福、绝望。拼织起了平平淡淡又波澜起伏的人生。

撒哈拉沙漠,哭干了眼泪,孤零零地身处一方。他的悲伤,吓跑了雨水,他的思念,吸引了风儿,风儿卷起粒粒沙土,带他踏上回念的路。寻着记忆,拼凑现实。微风徐徐,太慢,卷卷狂风,太快。想要快速找到记忆碎片,却又怕太过模糊。风儿拥抱着沙土,慢慢地停下脚步,他不满地挣脱,躺在地上,打着滚、撒着泼。记忆太碎,拾不起来。

……

三月份,被困外地的我,嘻嘻哈哈。六月份,回家的我,厌恶着三月,痛恨着快乐。

层出不穷的经典语录,写照着人生。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起初,你躲在字群间,平平无奇。后来,实实在在地打在心上,经历一番后,被我恭恭敬敬地刻在心里。

你想要唤醒沉睡在“拥有”温柔乡的我,可轻声的呼唤,怎会记心上呢。后来啊,你送我 “当头一棒”,警醒了“醉生梦死”的我。

“会回来吗?”应该是“古难全”了吧。

“你吃不吃了?”催促声叫回了“走出万里”的注意力。

“不吃了,我回屋了哈。”带着肚子的惨叫声飞奔回卧室的我,任着泪水,流着。

泪眼婆娑的我,探头望着躺在湛蓝色海洋的夜空,左寻寻、右觅觅。

“奶奶,是哪颗星星呢?”

“你肯定在怪我,对不对?”

“怪我,怎么不打个电话,怎么不回来送送你。”

没有了唠叨的摩擦,耳朵里的茧,快好了。

铁锈和食盐的味道,混合,包围着舌尖,引得眉头一皱。眼睛的肿胀,又敲地我头疼万分。酸不溜秋的气味也过来捣乱,引得我作呕。一瞬间,全都向我讨债来了,两手空空的我,除了眼泪装满口袋,又能拿出什么呢?

没看够的电影可以回放,没爱够的人儿已轮回。不能回放的人生,终究会有遗憾。

灯火阑珊下,只剩灯火。

袅袅炊烟,停了。

絮絮叨叨,没了

“落地”之前,我们肯定往奈何桥那走了一遭,被阿婆诱骗喝下了过期的忘情水。要不然,为什么,我那么爱你,还是在一点点忘却你。音色慢慢大众,模样慢慢模糊,对我的好,只能想起那几处。是我的心陷入沼泽,被泥土封住,感受不到世间的情了吗?

人生,为什么不能像一辆直达的车,没有中间站,只有起点和终点。

我想,爱我的人一直在,不是记忆的寻觅,而是,肉体的、真真切切的、触摸。我向记忆打着招呼,邀请他回来叙旧,又害怕他信了那客套的话,游山玩水也好,晓行夜宿也罢,走了,就别来招惹了,碎裂的心,早已被阵阵窒息感,折磨得不成样子。

……

“来电提示提醒您,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冰冷的声音,如今也成了我入睡的“摇篮曲”,习惯了,期盼着。

我好像睡了好长好长时间。

梦里,好美。

槐花树下,你坐着摇椅,扇着扇子。

我狼吞虎咽,吃着土豆丝。

在你慈爱的眼窝里笑着……笑着……


作者简介:王海文,四川省南边文化艺术馆2022届签约作者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