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作家风采 >>第三届签聘作家风采 >> 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丨唐永鑫
详细内容

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丨唐永鑫

个人简介:唐永鑫,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证书编号3QYZJ06250117,1997年3月出生,河南省商城县人,现就读于黄河科技学院。有作品发表于《黄河科技报》刊物,曾获得第二届“南边文艺杯”全国文艺作品征集活动提名奖,有短篇小说《癌症》《面具者》等多篇。

 

创作手记:每个时代都有与之对应的文学,文学也必须真切地反映时代。在避免跟风创作的同时,还要避免个人的失真,那么笔下的文字必须要真正融入到底层的生活状态中去。文字里写时代,对人与社会的感情向来不需要溢美之词,这个过程是真实的,容不得任何粉饰。

 

代表作品:

 

 

治病

 

唐永鑫

 

跑!快跑!

巷子深处,一个身影边跑边不停地回头张望,像是在竭力挣脱身后莫名的监视。巷弄东西式躺在小城怀里,秋风从巷口直灌入巷尾,没有一丝温暖。尹老汉提了口气,又转进另一条小巷。两边居民楼上的玻璃睁大了眼睛,他在这些眼睛里直喘大气,寻找着边界。尽头的墙壁板着脸,各向中间折了九十度,把彼此的遥望与风的呼吸缝合住。尹老汉连忙刹紧脚步,明白了,自己跑进了死胡同。

黎城的秋天本来就多雾,再加上近年来空气质量连连下降,整个城市每天都披着厚纱,把时间一直维系在早晨六点半的昏沉模样。尹老汉把呼吸压得越来越低,他紧张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小巷的墙上趴满了小广告,凌乱的树叶漏了一地,长长的石条一直铺出巷口。

现在的空间明显变了,不像刚刚,尹老汉挨着那辆奔驰汽车正要躺下,路边的一个小伙子大老远地就看到了他,大叫着:“大爷,您小心!”尹老汉没想到别人这么快就被识破了自己,当时一个趔趄,差点真的摔倒。旁边的行人被小伙子的声音吸引了,眼神和身体一起向尹老汉的方向靠过来,那情势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气呵成。尹老汉惊得满身大汗,他一大把年纪了,可不想因为这个事儿被人抓住,拔腿便向旁边的巷子里跑。小伙子在原地顿了几秒,竟然也跑着跟了上来。尹老汉拼了老命,不知胡乱地拐了多少弯,整个人累得气喘嘘嘘,他就像村子里耕地的拖拉机似的,嘴里呼呼冒着白气。

行动失败,尹老汉气得直拍大腿,两条裤腿上的棉布口袋也跟着他的嘴吐了一大口气。尹老汉的心瞬间凉到了底儿。

完了,钱包掉了!

尹老汉站起身来,料想钱包肯定是被那个多事的小伙子捡去了。他想回去讨要丢失的钱包,又害怕自己被外面的人抓住,一时之间,拿不出好的主意。这个时候巷子里的冷风一阵比一阵转得急,铲起树叶沙沙作响。灰蒙的天空突然间如同回到了凌晨三点时分,墙上的玻璃闭上了眼睛,小城悄悄换了一袭黑袍。黑暗中的风裹在尹老汉的手上,尹老汉感觉到有人在扯自己的手臂,他“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别抓我,别抓我!”

“爹,你怎么啦?是不是做噩梦了?”

 

秋天的夜静得如一湖死水,任何一点寒霜落下都可以把空气荡得很远很远。尹玉坐在尹老汉的身边。

“是不是又为钱的事发愁了?”

尹老汉的头靠在布满皱纹的墙壁上。夜是昏的,仿佛他的脸和墙壁融为了一体。他的头上伏满了细小的汗珠,小声回应道,儿呀,我没事。你身体不好,快回去睡吧。

尹玉心里堵了一座大山,他知道老爹必定是因为治病的事儿做了噩梦。尹玉怎么也想不明白,平日里什么征兆也没有,自己竟然会突然患上白血病。现在呢,筹钱治病的重担死死地扣在了自己的老爹身上。尹老汉是个老老实实的庄稼人,妻子走得早,只身养活了两个儿子实在是很不容易。尹老汉今年不过五十多岁,模样却俨然七十岁有余。尹玉低声安慰着:“爹,你别难过了,大哥没有借给我们钱想必有他自己的难处。”

“狗屁!他有什么难处?”尹老汉听了这句话眼睛快要冒出了火光,他挺起胸脯,“志华他当了村支书,我这个当爹的是去找我儿子借点钱救急,这他都能有架子?!”尹老汉把那个“借”字拖得非常长,让人可以想到打桩时声音传出的冲击感。整句话的音调拉长了身体,撞在黑暗里的水缸上、床榻上,顷刻间又全回来,敲在某个人的心里。尹老汉在床上直叹气,想起了昨天自己去大儿子尹志华家借钱的场面。志华听了老爹的要求后,提了提捆着大肚腩的鳄鱼皮带,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爹,你应该还有两个钱吧?”

尹老汉一直靠着墙壁,他发过火之后尹玉也没有再吱声。下半夜渐渐刮起了寒风,外面地上的树叶哗哗喧闹。尹老汉还没有从那个梦里脱身出来,觉得自己仍然是在一条没有尽头的小巷里仓皇奔跑。他多么希望有人能叫醒自己,告诉他,快起床,地里的小麦将种了。只可惜,尹老汉确实是醒着的,他用力地睁大眼睛,梦境、冷天气、治病费用都充斥在他脑海深处,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尹老汉思考了好一会儿,突然对小儿子尹玉坚定地说:“放心吧,爹肯定能筹到钱!”

 

黎城这两年经济稍有好转的迹象,先是筹了几十个亿建了个巴掌大的桂花园,后来又终于修了一栋外观华丽的西亚商场。秋天的清晨冷风不断,尹老汉蹲在商场的路边冻得瑟瑟发抖。他一会儿左看看,一会儿右看看,目光始终没有最好的落点。从他身边经过的汽车、女人、小狗充满了馥郁的香气,他觉得这就是大儿子常说的桂花的香味儿了。现在是秋季,能闻到春天才能有的芬芳,实在是使人惊奇。他大口大口地吮吸,简直有点陶醉,只是尹老汉刚开始就不知道,桂花都是九月、十月的花季,现在是十一月多,白霜一直打在雾里,哪儿还有什么桂花香呢。

路边,一辆奔驰汽车驶进了尹老汉的视野。尹老汉从自己的幻想里缓过神来。不能再等了,他慢慢地挪移,鼓起勇气快速地突了出去。他挨着那辆奔驰正要躺下,汽车忽然猛地加速,吓得他“哎呀”一声倒在了路边。周围的人瞬间停下围了上来,除了尹老汉,被包围的还有那辆想逃却没有逃掉的奔驰汽车。尹老汉紧紧地躺在地上,他的头偏向一侧,身体微微地发抖,像糊在锅面的锅巴,大有躺下了就不再起身的决心。旁边的车主被周围的人拦着,不情愿地走到尹老汉的旁边。他的头抬得老高,手提着扣在肉里的铮亮裤带,脸上没有一点担心和同情。他用脚去碰倒下的尹老汉:

“老头,没事的话就快起来!”

“我当然有……”尹老汉刚要将准备好的萎靡释放出来,突然间嗓子却卡住了。他的头转过来时才发现,眼前的这个提着皮带的胖子,不正是自己的大儿子志华么?

尹老汉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呼吸和心跳像在胡乱地伴奏。他害怕志华认出了自己,两只手抱着自己的头慌张地人少的圈外突破。最里面的人一时没有看懂尹老汉的举动,个个都愣了神。等明白过来,尹老汉已经钻了出去,跑远了。尹志华站在那儿,悬累了头颅也不见有人应答,一低头发现圈子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直吼着“放我出去”。然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整个场景神如向日葵的花盘,尹志华穿了一件雪白的衬衣,显得格外惹眼。

 

尹老汉穿在回家方向的一条巷子里,他忘记了县城里的桂花香味儿,也忘记了跑的时候要捂紧腿上的口袋。寒风滑进巷弄,抵在他的后背上,尖刀一样扎得心痛。他想起小儿子昨晚说的一句话:“健康的人真让人羡慕啊!”

“狗屁!狗屁!”

尹老汉心里再也盛装不下这杂陈的滋味儿,直接扯着嗓子吼了出来。他回望被狠狠扔在身后的黎城,天空由蓝色变成灰白色,呈现了明显的梯度。尹老汉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县城和村子之间,完全是一个尴尬的存在,他不知道小儿子的病该怎么治,他也不知道大儿子为什么一分钱也不愿意借,他甚至不知道刚刚自己做了些什么。他的心里来回抡着一把重锤,砸得他脸色苍白、踉踉跄跄。

村头,几个邻居在菜园里种着晚青菜,他们和尹老汉打招呼,他也不回话,低着头,没有一点精神。

尹玉没有休息,正在院子里浇花。看见老爹推门回来,他满脸激动:“爹,大早上的你去哪了?我正找你呢。”

“玉啊,你别急,钱的事再等两天吧。”尹老汉的声音很微弱。

“爹,不是的。刚刚医院打电话来了,他们说我没有病,是检查错了!”尹老汉听了,简直不敢相信小儿子说的话。他抬起就像好久没有抬起过的沧桑的脸颊,眼睛里满是死灰。现在的他感到了一阵阵剧烈的晕眩。尹玉盯着怵在那里的老爹,着急了:“这是真的!”

秋天的风一再地刮,黎城的方向隔了遥远的距离,尹老汉回头望着来时的天空,嘴里只剩下“是真的,是真的……”这句话,他浑浊的眼睛渐渐湿润了。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