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作家风采 >>第三届签聘作家风采 >> 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丨宋毅鹏
详细内容

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丨宋毅鹏

个人简介:宋毅鹏,笔名官小艺,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聘书编号3QYZJ06260122),90后,山西和顺人,现就读于晋中师范学院。文章散见于《新作文》《和顺文化》《半根草》等。获得第十三届“新作文杯”全国放胆作文大赛三等奖,第二届心灵耳语美文大赛优秀奖,第十四届中美青少年作文大赛大学二等奖,第十一届全国冰心青少年文学大赛预赛二等奖,第二届“南边文艺杯”小说提名奖等奖项。现为和顺县作家协会会员。

 

创作手记:文字是一种寄托,诸如生活所遇所感。一路成长二十几个年头,回首来,所写下的文字足以见证一切。我喜欢在深夜把自己的内心挖掘,在那些白纸上写下最真实的文字。也很希望不被生活的桎梏困扰,一直以来坚持作文先作人的理念,并且把读书,行路,阅人当作小小的追求。多读书,多行路,多阅人,这也是我所写的文字灵感来源。感谢遇到的你们。

 

代表作品:

 

 

人在黄昏下

 

宋毅鹏(官小艺)

 

昏黄的光穿过林子泄入静默的大地上,把万物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

祖母拄着拐杖,小心翼翼地下着台阶,身旁的猫咪两岁半,平行着祖母的步子,每走一步就会抬头望望祖母,然后合着祖母的脚步,向台阶下走去。

我在身后打开手机摄像头,记录下夕阳下这样的相依相伴。狭长的背影,静谧的空气,那听话的猫咪分明就是一个孩子。

时间在这样的老人身上流转,从不停滞。

我在祖父的怀抱里成长了3岁,祖母说你祖父一辈子很开心,抱着你时根本停不下笑声。每每听到祖母提起祖父,好像祖父的笑声就回荡在耳际,我仿佛还看到祖父拿着各种各样的好吃的不住的往我嘴里送的样子。

祖母生活在自己的小屋子里,一张土炕,一个灶台,一个水缸,一个电视机,还有一只喵咪。从炙热的阳光到冬日雪白的大地,四季像孩子手里的纸风车,转过一年又一年,祖母喜欢坐在小院子里的树荫下乘凉,猫咪趴在祖母灰褐色的裤腿上,祖母用手指在猫咪的头上像梳子一样抚着,猫咪扬起脑袋享受着就像刚吃完满满一罐蜂蜜。

曾经两段甜蜜的话,曾经两个幸福的人,如今独自和夕阳为伴。似乎没有人可以胜过时间,门前的路灯依然一夜一夜地亮,屋檐下的鸟儿依然起的比任何人都早。从远方赶来路过这个地方的季风见证了多少次祖母踏着阑珊的步子走向门外。

蓝天抱着白云,在世界的怀里安睡,唱着小时候的摇篮曲,挎着那个被泥巴弄脏的书包,梳着可以一甩就打到鼻子上的辫子。阳光在午后慵懒地静默地没有生气,任金黄色的光芒平铺在人间任何隅落,地上的狗仔队因为无处乘凉而汪汪叫,钻在没有围墙的搭棚里,俯下身子舔着被太阳晒卷的毛。墙角是春天种进种子长出来的宝葫芦,刚刚长成样子就懒散地躺在树叶的胸膛里,害羞的不敢见人。

谁家的孩子贪玩没有回家,母亲站在门槛上吆喝孩子的乳名,还有擦擦额头上做饭留下的汗珠,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焦急地看着远方正往回跑的娃娃,露出幸福又甜蜜的微笑。

习以为常,司空见惯。

祖母用手搓洗着刚换下的季装,搓了一辈子衣服和干了一辈子农活的双手,粗糙模糊的看不出有没有伤痕,挽起袖子把刚用清水澄出的衣服搭在铁丝上,顺便扯扯衣角将最美的一面献给太阳。温度正好,衣角的水滴滴答答滴在地上汇成小河,拉着尘埃一起卷合在土壤上,然后悄悄渗在地层,作为昆虫和花草吸收的乳汁。满院散发着洗衣粉的香味,白里带黄的蝴蝶从屋檐旁飞过来,保存了一阵清香又飞向遥远未来,白色的透明的水蒸气在墙上留下神秘的影子,做着优美的动作上升到房檐顶端,冲向火辣的太阳,做成没有包装的礼物,献给明媚的季节。

刚沏上的茉莉花,在圆木桌子上安放,岁月沧桑的纤尘从茶叶里飘然而起。品茶人端起茶杯,一道昏暗,茶水洒落一地,茶杯四分五裂,茶叶还蒸腾着白色的蒸汽。猫咪俯下身子舔着地上的清香,抬起脑袋看着闭上双眼的主人,眼角流下莫名的液体。

祖母在一个黄昏被送往医院,那一个黄昏不属于任何一个季节,没有风,没有雨,只有彻彻底底的伤痛。

风还是路过这个幽静的地方,瓦房的缝隙里长满岁月的青草,从秋天凋落,从春天昂起。知了蝴蝶依旧在美好的季节光顾这个院子,生锈的铁丝上再也挂不起熟悉的衣物,树荫下的圆木桌子上再也不会有一杯茉莉花。

台阶上爬满了黑乎乎的小蚂蚁。

猫咪8岁,在孤单中成长。迷人的黄昏里,蹲坐在台阶上,摇摇沉重的尾巴,望着远处和主人一起去过的地方。

我回到这个老宅,在同样的地方,拍下同样的背影,缺少的,是祖母,添加的,是猫咪路过的一条被泪水铺成的路。

风吹过,我鼻子酸痛,忍不住流下热泪。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