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作家风采 >>第三届签聘作家风采 >> 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丨高扬
详细内容

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丨高扬

个人简介:高扬,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聘书编号3QYZJ07060134)。1993年5月出生,山西太原人,现就读于西南石油大学法学院,攻读法律硕士学位。大学本科就读于四川警察学院,期间任省级刊物《四川警察学院报》学生编辑、记者,曾负责编辑排版非新闻类文学版面,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多刊载于《四川警察学院报》,曾先后获得四川高校好新闻三等奖、中国高校好新闻三等奖、第二届“南边文艺杯”征文比赛散文类提名奖。

 

创作手记:我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不孤独的。即使他不寂寞,但这不代表那个陪伴他的人能够完全感知他的人生。人生在世皆孤独,只是对孤独的感受是不同的。那些不读书的人,谁敢自称自己是不孤独的。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生活不是不孤独,不过是不敢直面孤独罢了。读书,其实是直面孤独的过程,但是读书,却可以让我们在书籍里寻找精神的依托与共鸣,孤独无处排解,却可以发现同伴。创作,是我们直抒孤独的途径,我们的作品被一个人看到,都会感觉是幸福的。或者,哪怕没有人看到,至少还有黑夜与星辰知道。所以,喜爱阅读和写作的人,是孤独,却又享受孤独的人。

 

代表作品:

 

 

你,永远20岁

 

高扬

 

 

今夜,无风,却也不似前些时日那般炎热,许是因为昨晚那场雨吧。雨过天晴,一切又归于平静……是谁改变了什么,是什么改变了谁,或者,谁都不曾改变,这一切本就是命运原有的安排。

前一夜,云,在夜的暗影里无声地飘来;风,赶着云的节奏推搡而至。惊雷,触怒了大地;雨水,是天的泪。听那咆哮的雷声,是我们呼唤你的心声;那明晃晃的闪电是我们汇聚成的思念,为你点起的回家的引航灯。狂风,击打在肌肤上,涤荡着我们疲惫的灵魂;暴雨,敲扣着面颊,冲刷着一切悲伤愁苦。我们,希望一切能随着流水逝去,而我们却也明白,在这狂风骤雨过后,你就要归来。

今天,你,真的回来了。却,带走了我们所有的希望,只留下,深深的思念……

还记得,这个班里,第一个认识的男生,是你。别人告诉我,你是山西的,我心里就觉着很亲切。你坐在我旁边,问我,我是山西哪里的;我说,我是太原的;你告诉我,你是大同的,我们班还有一个男生是长治的。你指着在台上自我介绍完的超刚说:“你看他走路攥着拳头,说明他脾气倔得很。”第一个学期放假回家的时候,我问你,和我们一起走吗,你笑着跟我说,你要先去北京,从北京绕回大同去。你不知道,说这句话时,你身上透着股小骄傲的劲儿。第一次考完国家计算机二级,听说全班只有你一个人过了,你不知道我们是有多羡慕,甚至有些嫉妒。那时候,一说起你一次性通过天书一样的计算机考试,就和神话似的。第二次去报完国家计算机考试的名,我们几个同学到长江边上玩,小黄跟我们说,你在长江边上捡了好多石头给你女朋友带回山西去,因为她喜欢。我们都戏谑地说你傻,其实我们是羡慕你的单纯与专情。毛概的实践课上,你挥舞着双截棍在三个班面前表演,我们都觉得高手在民间、在我们身边。

实习的时候,好几个同学在打电话的时候告诉我你救了一个小女孩的事迹,我真的羡慕你能真正的帮助他人、保护他人,也真的为你高兴。后来,还为你没有拿到优秀实习生的称号和奖金抱不平。可是,看起来,你似乎并不在意。每每提起这件事,你都很开心地笑起来,似乎还透着着些羞涩。青春驿站活动的时候,你们毫不犹豫的答应帮忙,我们在台下看彩排的人都说,你在台上踩得点好准啊。在图书馆遇见你,总是会对着我们微笑,虽然仅是一声问候,我们也能体会到你的真实。英语四级之前,你很惊讶地问我,我居然没有考过四级。我一脸愁苦地告诉你,只差一分。你安慰我说,这次一定能过。考完四级的那天晚上,我们还在去食堂的路上遇见你和你的死党们,我们都调侃你,问你是不是在图书馆认识了一个大四的师姐,你一如既往地狡辩着……

那天下午,那么闷热,我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它却突然闪出来一条短信,我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谁在跟我开玩笑。然而,接二连三短信让我翻身起来就冲到了旁边的寝室,原来,是真的。你不知道,所有在寝室里的女生全都聚集在一起,焦急地打着电话、等着消息;你不知道,还没有回来的同学沿着岸边跑着、喊着,找了你几个小时;你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为你哭红;你不知道,有多少颗心为你牵挂;你不知道,我们在心里念了多少遍“活着回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毫无牵挂地走了,只留下思念、痛苦、折磨,让你的父母亲人、朋友同学去慢慢承受。

那一晚,同学们都穿上了警服静坐在教室里,即使点完了名,大家也没有离开的意思;那一夜,有多少同学辗转难眠,两点、三点、四点、五点……大家在等着,希望你回来;那些天,没有谁能听进去一节课、看进去一本书;那些时刻,我们不能提起一点关于你的消息。你自己也没发现吧,你竟有这样大的魅力,让我们为你寝食难安。

这些天,每当点名报告人数的时候,我们就只能请公假;这些天,那些亲眼看你离去的同学被询问了一遍又一遍;这些天,我们绷着每一根神经,等待着任何跟你有关的消息。在炎热的这些天,你是否感到了我们的焦心与急躁,或者你被无边的寒冷与黑暗所包围。

这些天,在我去驾校练车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座长江大桥,在车上俯瞰长江,是那样的平静。第一天经过长江的时候,我在心里哀求它,希望它能够放你回来,它却只是平静地流淌着。第二天经过的时候,我在质问它,还要留你多久,它傲慢地并不理睬我。第三天经过的时候,我在心里咒骂它,为什么要将这么好的人夺走。今天,再经过的时候,我竟然已经麻木了。我想,你既然已经与它融为一体,是否就意味着与它一同永生呢……

是的,我们曾希望你能出现,而现在,你出现了,却给我们撕心裂肺的痛。其实,这么多天了,理智已经告诉我们结果是什么,只是,那时候,没有消息对我们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即使,如今,我们已经知道事实不能改变,然而,我们还是愿意等待。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也许很多年后,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在何地,我们会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一个长得很像你的人。你猜。到那时,你还能认出我们、我们还能认出你吗?

如果到那时,我们还能够认出彼此,我们要走上去对你说一声谢谢。你用生命教会我们,要珍惜眼前、敬畏生命、好好生活下去。而我们,也向你承诺,我们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带着你的希望和梦想,好好活下去……

我相信命运,相信让我们认识你,是命运的安排;带走你,是命运的安排;让那么多同学看你离去是命运的安排;让我们为你承受痛苦,也是命运的安排。

其实,这样的安排未尝不是好事。你想,当我们长大,十年、二十年后,青春终将逝去、我们都老去的时候,而你,永远活在20岁的青春年华里。当我们在暗流涌动的社会中沉浮、打拼,变得失去自我、失去灵魂,而你,永远那么单纯善良、简单阳光。

你,永远20岁,在,我们的心里、人生里。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