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人物专访 >> 南边文艺网专访莫凡:写作是一种修炼
详细内容

南边文艺网专访莫凡:写作是一种修炼

(策划 杨晶莹 实习记者 秦小梅)莫凡,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专栏作家,90后,生于南疆,现居成都。作品散见于《南边文艺》《南苑》《文汇欣赏》以及南边文艺网等。曾获南边文艺2015年首届南边文艺杯全国文艺作品征集活动文学新苗奖。现就读于西南财经大学。

“他是一个对待诗文严谨且细致的人,他常常在群里分享自己的诗,可谓孜孜不倦,现在像他这样细腻的人很少了。”南边文艺的编辑李庆评价道。

2X0XOZ(]_E%$T])F6Y3U%)L.png

倘若前夜的梦魇  是一种警告

关于诗歌  文字  与梦想的虔诚

我想

我是许久没有了祈祷

——莫凡《重拾》节选

 

写作之路,探索旅途


接受采访时,他的语言风趣幽默,富有亲和感。提到文学创作的经历,莫凡说他从2012年开始接触文学并学习创作,最初自己喜欢写歌词,偶尔写些诗歌,当时把写作当作一种娱乐,有时放一些作品到QQ空间。进入大学后,他开始长期坚持写诗,但前期往往都是浅显易懂的抒情诗。现在的他更愿意思考哲学、伦理、生命以及人性,爱情类的作品也越来越少。

“我觉得文学是另一个我,一个不为人知的在角落里窃笑的我,像一只兔子,越长越大。”当问及文学在他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时,莫凡如是说。他在文学的世界里感到无比地快乐,但是又不能太张扬,撕毁了大众面前的自己,而窃笑也是为了这个隐藏的身份,发出的一种隐秘的快感。对于文学创作的主要因素,他说灵感来自于内心,来自于生活,从各种各样的电影、文章、杂志,以及猎奇的心理中受到启发。谈到家人对自己文学创作的影响时,他说,在此期间,其实他的家人并不知道他的创作,他们只是鼓励他做自己,活得自由,活得快乐。

 

开辟专栏,静心创作


对于自己的诗文风格,莫凡经历了一个比较大的转变。他以前写的诗歌都十分注重押韵,用词也是比较华美的,但是情感千篇一律,几乎都是情爱、思念或者感恩。在意识到自己的局限之后,他开始尝试描写平凡,描写自己在日常中发现的那些细微的、有趣的情感跳动,也就是所谓的“见自己”。他的诗弹性很大,耐读,却也难读,需要耐心去发掘其中的惊喜,看见每个人内心的“自己”。他觉得文字其实就是一种工具,有的传递感觉,有的传递思想,有的传递文字本身,而他写的诗歌只是为了传递内心的“自己”。

平日里,因为攻读法律和金融双学位,莫凡的学业十分繁重,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创作的热情,我们可以看到,在南边文艺的官方微信里时常推出他的专栏。在他每天的空闲时间中,有半小时是进行专门性地文学作品阅读,有一小时是进行写作,有时候,因为一个没有写透的灵感,半夜两点了都还在思索。他认为人的生命如此有限,直接经验是远远不够的,因此自己还需要多阅读、多学习,从别人的间接经验中拓宽自己的知识面。将平常的眼光调整至更微观的状态。

谈到静心创作,莫凡觉得这在真正意义上其实是很难做到的。在他看来,静心只是真正认识自我的前提。人是社会的人,在现代,每个人都会被生活中的事物干扰、影响,独立并不是孤独,只是独立的思想取决于自己被影响的程度。静心创作的人也希望得到大家的关注,或者思想上能够与人展开交流。因此在有意无意之间就会去融入这个时代、融入大众的审美情趣。因此,他认为静心与否并不是十分重要,重要的是能够独立的思考,切不可扭曲文学,没有自我的体会、灵感及认知。若只是为了写而写,那便是缺少灵魂的行走的肉体。



Z49Z$G8Q_K0H@CA3~O0M)C8.png

 

南风吹起,只因有你


莫凡,系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据悉,早在2015年5月左右,他就已成为第二届签约作家。他提到,加入南边文艺的一年里,通过平常的交流学习,发现南边是一个很不错的发展平台。尤其对于年轻人,它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一群热爱文学的人聚集在一起,共同探讨文学。

在南边文艺,莫凡说自己学到了谦虚,学到了专心写作是一个想成为作家的人应该做的事情。以前一直觉得文学是一个私人化的东西,没有必要将自己的作品拿出来给大家批评。但实际上,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就不可能与大众脱轨,交流能让自己对这个世界有着更深刻、细致的感受,能让心中的感觉转化成文字从而恰当的表达出来。问及在南边遇到的良师益友,他觉得大家的点评、批评都是对自己的帮助,他也特别感谢编辑李庆老师不厌其烦地帮助校正稿子,提出批评意见。

对于今后在南边文艺的打算,他说希望能继续和大家保持交流,与大家分享学习成果,向大家请教,相互学习。此外,据悉他正为今年在南边文艺这个平台上出版自己的第一本诗集而努力。

想去远方看你,走一遭山水,告诉你心中荒草丛生的思念。千山万水不怕,怕的是,绵延无期的等待,却换来梦一场。到那时,每一片花瓣,每一次雨露,每一缕光芒,每一座山峰,每一道泥泞,甚至每一次呼吸和呐喊,连同细腻与忧伤,都是一种修炼……


附莫凡诗两首,以飨读者:



巨  鼓

 

艺人擅长拨弄乐器

而诗人擅长篡改词语

沙漠中行走过一个人

只为今夜的记忆相聚

 

丘陵上摆满酒桌

血淋的羊头朝天盼望

献祭祝福中贪婪的欲求

盛装打扮的侏儒

用心脏

与牧神交易

侵蚀言语中的魔力

 

于是双生的巨鼓

被它赐予

那尸虫相聚而成的巨鼓

插满夜莺的羽毛

犹如左右心房

跳动过去和未来

却只为今夜腐烂

 

喑哑的呼喊就此从面皮传来

与风沙起舞  拨开睫毛

吹进骆驼的眼睛

让包袱滚下  落荒而逃

 

 GUX]@AWOX7X8[XYA{K~YO(K.png


汽  灯

 

我在脚脖子上开了道口

让全身的油脂顺势而流

借助陌生的帮凶——

象征光明的火焰

消耗这些多余的哀愁

我本以为会很快

至少在午夜来临前

一切都将换成明媚的骷髅

 

我看到贪婪的身影

仿佛黑色的绅士向上攀越

那不是我  却因我而生

他的手杖是我的肋骨

在透明的牢笼上敲打

呼喊窗外好奇的天使

那些有着大眼睛的姑娘

我们曾暗送秋波

约定用炽热的爱溶化对方

 

我看到屠宰场的猪

悬挂在铁钩上的灵魂

它们无可奈何

与我一样在风中摇摆

等待在朝阳的照耀下

化身成亿万个精灵

潜入每一个人的腹部

体验生而为人的痛苦

 

我还看到鼻孔里透出目光

畏畏缩缩 

试探这世界的凄凉

原来是娇小的牛蝇

前来传递生死的秘密

告诉我

那些该死的哀愁

终于要全部燃尽

所以最后我得感谢

——如果来得及

感谢这一夜美丽的风光

感谢誓要为我殉情的姑娘

感谢这些芳香四溢的

内脏

感谢

让我在太阳下接受死亡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