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作品 >>优秀作品 >> 长夏·陈倚丨那年长夏草正浓
详细内容

长夏·陈倚丨那年长夏草正浓

时间:2020-07-05     作者:陈倚【原创】

我外婆家的前面就是一条河,据说是湘江的一条支流的支流的支流。我七岁的时候就住过这条河旁,河旁长满了青草,长满草的泥巴湿漉漉的,脚踩进去很凉快,夏天的时候有田螺可以捡,有鱼可以捞,泥鳅是抓不到的。

记忆中,外婆总是在煎药,炊房里总是燃着一把火,药坛子总是冒着一股化不开的苦味。夏天的黄昏,我从河里捞鱼回来,还没迈进门就闻到草药的气味,便把篓子网子倚在门边,就着门槛坐了下来,看着外婆拿着半旧的竹扇扇风,整个人就融化在化不开的药雾中。

那草药是煎给外公的,外公身体不好,年轻的时候去过新疆,后来又回了这小镇,当时外婆是镇上出了名的好看,外公会很多东西,他会阉猪,给猪看病,会照相,拿着笨重的相机给人拍全家福,会唱歌,唱的是新疆的舞曲,然后外婆就嫁给了他。

这些都是我妈跟我说的,她说的时候正在炒四季豆,锅里的四季豆冒着嘶嘶的响声,厨房里弥漫着热气。后来,我回城里上小学了,外婆在老家,外公仍然不好,我妈执意要接外婆外公来城里住,外婆总是不肯,说是乡下空气好,病好得快。

于是我就每年暑假去外婆家,大巴下车之后再走个一公里,经过一家卖肉的铺子,两家卖鞭炮的铺子,三家卖日用品的小超市,再经过几栋新建的房子,就可以看到外婆家的土砖房和院子了。外公就坐在门前,他老远看见我就笑,笑起来眼睛都没了,我看见他也笑。

周五是赶集的日子,天还没亮外婆就出门了。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总提着一袋草药,用绳子捆得齐齐的,我看着外婆进炊房,烧火,烧水。

那把火没有烧过冬天,外公在十二月快结束的时候就走了。外婆没有搬到城里和我们住,我妈也没再劝,每隔一两周就回去看看,给外婆捎带点东西。

我问我妈为什么外婆不来跟我们住,我妈说草药味还没散。

很快又是过年了,出乎意料的是,我妈还没回外婆家,外婆就自己坐班车来了,打电话让我妈下去帮忙搬豆腐。

我也下去帮忙,木架子很沉,盖着厚厚的塑料包裹,空气很冷,我还没抬起一角,我妈和外婆就呼哧呼哧地上楼去了。

南方的冬天也是长满草的,不会枯,呼一口气,水汽凝结在空中,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漫长的夏天,闻见了熟悉的,化不开的草药味。

/完/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为文学爱好者引路     为文学写作者服务

蜀ICP备20010989号-2          川公网安备51019002003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