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旅途的车窗丨王欧雯
详细内容

旅途的车窗丨王欧雯

呼啸的鸣笛声是不会理会被塞在一节一节车厢的人们的情绪的,也许火车启动的时候的一瞬间你突然发现了家乡的动人之处,或者发现自己的心紧紧系在了刚刚离开的土地上,那些熟悉的风景还是不断加速着后退,把沉思的、喜悦的、不舍的人向前方运去了。

在火车上的时候,我们两个人有着相似的习惯,都喜欢贴在窗边看路过的风景。火车刚刚驶离了站台,驶过了接站的人们,定格在窗户的移动画面还是有着稀稀落落的高楼的人烟气息,我们对即将开始的旅程都满怀欣喜,爱屋及窗外的风景。火车不断提速,视线稍近的树木飞速地移动,我联想到即将被淘汰的绿皮火车,那慢悠悠的火车曾经是人们最快速的交通工具之一。它驶过了几十年的历史,窗上贴过无数青年的诗章,在文革的一片泪雨中不断提速。军绿色的外壳,拥挤的车厢,摇摇晃晃的老式窗户,构成了上个世纪的旅途之梦。

 这个能够短时间内极快提速的火车是我们新时代的人的记忆了,凝望窗外的风景总会让人浮想联翩,让人忘记这是属于自己的旅途。你率先脱离了窗外风景的束缚,用零食将我拉回车厢。车厢里的人们也纷纷走出了窗外的世界,车厢内充满着生机。零食被摆放在了简易的桌子上,青年们的耳朵上悬挂着耳机,孩童在座位上上上下下地打闹,偶尔从孩子们邻近的座位上传出不满的咕噜声。

“我记得我从家乡来的那趟火车上,小孩子要安静一些。”我们两人都被吵闹声折磨的心生厌倦。

“你那时乘火车的时候赶上了开学,车厢的孩子当然比假期的车厢少。”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是对话结束时我怅然若失。

最初的兴奋过后我们都各自找起了消遣,但是我们的心都曾被窗外的风景浓烈地占有,电子或书的娱乐都驱赶不走失去后的空虚。

火车逐渐驶入了乡野,风景和之前大不相同,也让习惯了家乡风景的我眼前一亮。现在火车驶在南方的乡野上,土地太过平坦一览无遗。我们两人再次贴在了窗边看风景。红色瓦盖的白砖房挡住了蓝色瓦盖下的砖房,蓝色瓦盖的砖房又层层叠叠挡住了绿色的黄色的砖房。乡野的人们在稍远的地方钓鱼或者看着种满水稻的种田,裤脚卷的很高。偶尔火车路过低矮的丘陵,近的挡住我们的视线,远一点的点缀了平坦的乡间。

我兴奋地告诉你我少见低整的平原,我长大着嘴,舞着手向你描述我记忆中家乡的山:“在我家乡那里,山都是很高的,很多大山你望不见顶,看不见头。山顶或山腰云雾缭绕。风吹过的时候,大片的树林向一个方向倾去,在一带山林中却像是湖中的一点涟漪。这江南的土地上不过几座低矮的丘陵。”

你用几座知名的大山的名字和南方山脉的地理常识反驳我:“南方也是不缺大山的。”

我急了:“这是不一样的。在我的家乡那边,我们的车无论怎么开都在深绿的山脉上环绕,长距离的开车不过是从一个山腰前往了另一个山腰。”你立即又举例反驳我。

但是真的是不一样的,就像我告诉你车厢的小孩子的吵闹不同一样。我一时半会却找不出例子了,只能憋着情绪告诉你整体的感觉大相径庭。

你也许觉得我本性好强一定要和你争个高低,我也许觉得你见得少所以不肯承认差异,但是我们此时都太过执拗了。

在那个窗边,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想家了。


作者简介:王欧雯,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联系人:南边文化艺术馆
职位:创作研究室
手机:1821555353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