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老钟丨郑映忠
详细内容

老钟丨郑映忠

当当当当当当当!

门旁的挂钟发出疼痛的呻吟。震落下一阵霉粉。

他从摇椅里惊醒,揉了揉眼睛,将手表移远,“嗯!六点了。”说罢爬出摇椅。

餐桌上是他爱吃的豆腐脑。保姆则在厨房忙活着。

“哎,我记得昨晚刚调过,怎么还是这样?”那老钟被他看了一眼。

“嗨,老毛病了。凑合看吧,正好快一小时嘛。”保姆说着走出厨房,将酱汁淋在豆腐脑上。

“我就爱吃咸口的。”

保姆笑了笑,解下围裙抹手,嘱咐他不要四处乱跑,抓起菜篮子出门了。老钟放下调羹,目送保姆出门,那老钟又被他看了一眼。

他打开电视机,里面正在介绍麻婆豆腐的做法。

“我爱吃豆腐。”

做菜的吴大厨斯斯文文,带着眼镜。这模样倒让他想起《快乐生活》里的郑大夫,便做起教的那套叩齿生津操来。津液冲淡了嘴里葱花的味道。

“我就爱吃咸口的。”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他对了一下表,七点正好。揣好老花镜,戴上毛线帽,出门溜达了。关门的动作,又引起霉粉的坠落。

天气不错,阳光大好。他信步闲游,颇有种笑看人生的味道。

“钟老!是您吗?”一个热情有力的声音叫住了他。他循声回头,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模样有几分面熟。

男子一把就握住了他的手,“真的是您啊!钟老工程师!都好多年不见了!”

“嗯,是退休好久了。怎么样,厂里?” 钟老乐呵地拍着男子的手。

“厂里最近搞转型,经营得不错!我还评上研究员了!”男子难掩兴奋的神色。

“后生可畏啊!”钟老欣慰地按了按男子厚实的肩头。

“您过奖了。钟老!周末想去拜访您,您方便留地址给我吗?”男子一脸热忱。

“呃……这样吧,过几天我回厂里看看,到时候再把地址给你吧?”钟老显得有些局促。不过他很满意,满意自己成功地将忘记住址的事实糊弄过去。

“那好啊,到时候我带您参观咱厂里的新设备!时间也不早了,我得赶着上班去了。钟老咱改天见啊!”男子说完便挤上一辆公交车。

钟老看了看手表,确实是该上班了。他又望了眼拥挤得像沙丁鱼罐头的公交车,感叹着男子的朴实。

“早知道这么有出息,就给女儿介绍了。哎,挺好的人,叫什么来着……”钟老站在原地思索着。

“老张头!这几天忙什么呢!公园里也找不着你!”钟老脑力的窘迫被一声粗大的女声化解。钟老听出话里的怒气,赶忙满脸堆笑陪着歉意。

女人拥上前来,“你儿子到底怎么回事,昨天约好和我闺女见面,怎么变卦不来了?说什么厂里忙,我看是瞧不起我家闺女二婚吧?!”

“没有的事!不能瞧不上!。他真的太忙了!这刚评职称,总不能马虎是吧?”老张头急忙解释着。

“要不是结过一次……哎。你儿子怎么说吧,到底还见不见的?”女人语气缓和了许多。

“见的!我儿子也四十出头了,拖不得了!姑娘是好姑娘,我们一定要见的!”张老头激动地说。

“哎……都不容易,这把年纪还得操这份心……”女人有些伤感。

“是啊……”老张头也被女人的情绪感染,两人都沉默叹气。

“呀!豆腐!”女人的尖叫再次打破略显尴尬的气氛,“这电视里还说豆腐养生呢!老张头,见面的事你再问问,明天公园再说!”说罢,女人快步奔向菜场。老张头看了看手表,确实该买菜了。

突然响起的音乐吓了老张头一跳。原来是对街大荧幕在播放内衣城开张的广告。模特们白皙紧致的皮肤,弹进老张头的脑海里,撞出其他类似的联想——豆腐!他爱吃豆腐!最喜欢吃咸口的!老张头终于从荧幕里逃离出来,也向菜场走去。

穿过公园,老张头看到一群同龄人围在一起谈论。他驻足侧耳,原来是在讨论增加退休金的问题。老张头摸摸胸口,找到一直贴身放着的社保卡。

“还在。待会儿查查看。豆腐要紧!”老张头想着,继续赶向市场。

由于不常来,他有点找不着北。眼看银行就要休息,他赶紧挑了最近的一摊,便拎着半斤豆腐,匆匆来到银行。

那卷闸门已经放下,一个穿制服的小伙子冲他嚷着,“王大爷!不用每天都跑一趟!都跟您说了,一有消息会立马告诉您的。今天家里有急事就不跟您聊闲白啦!”

小伙子骗腿上车,远远听见他接了手机,“我不同意!这婚好好的……”王大爷呆愣在原地,看了看手里的社保卡和豆腐。

“倒车请注意!”空地上最后一辆车也开走了。王大爷看了看手表,必须回家吃饭了。

王大爷进门,终于被霉粉呛得打了个喷嚏。

“可算回来啦!又跑去厂里了?”厨房里传来熟悉的保姆的声音,飘来熟悉的豆腐的味道。

“没有,就随处看看。”

王大爷把豆腐放在餐桌上,保姆也正好端着豆腐出来,“你也买了豆腐?今天上街好多人抢着买,你买的就搁冰箱吧。”

电话响了,保姆接的。王大爷走了半天也累了,就坐在了餐桌边。

“在呢,刚回来。你爸没事就喜欢瞎逛……”

他低头看见一张压在玻璃下的照片,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二十五岁左右,一脸熟悉的稚气。

“你哥不在了……你要多回来看看……你等着啊。”

王大爷拿起调羹,舀了一勺热气腾腾的豆腐。

保姆拿着电话朝王大爷走了过来,“老余,咱闺女想跟你唠唠。”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那钟疯狂地嘶叫了十四下。吓得老余差点被豆腐噎死。

赵阿姨对了眼手表,嘟囔着,“看来这钟是真的老了。”


作者简介:郑映忠,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