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恋爱丨戴赐霖
详细内容

恋爱丨戴赐霖

“我谈恋爱啦,从愚人节的第二天开始!”用坚决的语气,才不会让人怀疑。

话音刚落,我转头看着坐在左边的许灿灿,她住我家隔壁,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不,是损友。

“恭喜恭喜,凭实力孤独了二十一年的何衣摆脱单身贵族身份,成为狗男女一员。”

我给了她一个白眼,“是二十年又四个月。”

对方的贼眼盯着我,好像要把我的心脏看透。

多年的默契堆满我脑袋,满得能把里头的水挤出来,我明白她想知道对方姓甚名谁,可我打算保密一段时间再说。

教室突然安静下来。这时,我的余光瞥见,方潮进来了。

我于是加大转头的幅度,看着门口。他今天穿了文绉绉的白衬衣,衣角遮住裤兜的开口,黑色的牛仔裤带着休闲装的气质,看似不搭的两个半身却为他添彩。

望着自己曾经的男神,我笑了。

如果我脑子里的水真能少点儿,就会明白,那个时候,决不能有“笑”这个表情。因为我清楚地看见,许灿灿循我的视线望过去,露出了远比我开心的笑容,确实到了近似灿烂的程度。

“原来是他。”喃喃声音低得我几乎捕捉不到,但我绝不会盲目以为,她把方潮当“狗男女”的另一员,因为这位“男神”左侧的谢宁宁和我表白过,还不止一次。

连续十四天的早餐诱惑加最后一天的花瓣攻势,容易让大部分少女陷入情网,可惜本小姐当时对他不怎么来电。没通电的网被我的刀子嘴割破,烂桃花没开就败了,这段姻缘不了了之。

用灿灿的话来说,可惜我当时沉浸在对方潮的迷恋里,被“潮水”迷惑,难以自拔,否则以我一贯的饥渴,早就在被捕后,与“安宁的生活”握手言和了。

那种迷恋始于颜值,钟于颜值,但并不是爱情,更不影响我与谢宁宁的什么。

“你和方潮怎么开始的?”许灿灿语调欢快。

啊?方潮,你联想的对象,怎么是他?我翻了个不大标准的白眼,但她没看到。

上课铃声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掐了许灿灿一把,“别胡思乱想,老师来了。”

“好好好,知道啦,方潮夫人。”

无语。我又翻了个白眼。


这堂课是古代文学。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课前起的话头似乎没法收尾了,因为许灿灿一直在写纸条,然后丢给我。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回话,想着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她。

突然,老师的语调急促了:“许灿灿,你在做什么?”我承认那一刻,我比她更紧张,就像我表示自己脱单的时候,她急切地想知道对象是谁,以确认对方是否真心。

“我……”她站起身来,低着头。

老师飞快地走到最后一排,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抓起桌上的纸条,“这是写给谁的?”我觉得老师脸上的白更浅了,因为红色透了出来。

“说话!自己不知道吗?”

“不开口就罚你抄论语十遍,下周上课前交给我。”

“还不说是吧?好,五遍——”听到这个数量,我松了一口气,以为老师念许灿灿是初犯,决定作罢,但他接下来说的,让我的气管几乎被堵住——“明天交来。”

不行我豁出去了。

“老师”,我站了起来,“是我。她是写给我的。”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哪儿来的勇气,把自己又给强调了一遍。我感觉老师的怒火有膨胀的势头。

果然,他要我当着全班的面,说出对象的名字。

好吧。

“谢宁宁。”那一刻,我感觉全部的目光都是惊讶的,惊于我的大胆和不讲义气,惊到他们没迅速爆发热烈的讨论。大抵因为谢宁宁的第二次表白在愚人节,滑稽得人尽皆知。

“但我是暗恋。”惊讶被化解了,因为我低头的时候,清楚地听见全班的笑声。

下课铃响了,老师没再为难我们。


“是我的错。”放学后,许灿灿凑过来道歉。

“没事。”我抬头看着她,极力想做出微笑的表情,但肌肉因紧张僵硬了,我没办到。

“我说暗恋,其实是真的。对象也是真的。”

“怎么会……你不是拒绝了他两次吗?”许灿灿伸手,帮我把书塞进包里,她的脸上也没有笑容。

“你开玩笑的吧”,她说。透过那张脸,我似乎再次感受到对方被老师注视时的惊恐。

过了几秒,她好像开始接受这个现实,因为我依然笑不出来,看上去过于严肃。又或者,她以为我生她气,不讲实话。

她手空出来的时候,果断地俯身挽起我的胳膊,“我们回家吧。”

我站起来,和她并肩。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没人再提,包括谢宁宁。

“第二次选择后,我才明白心中所想。”这句话,我没再找到机会对任何人说。

遗憾是有过的,但我没能为发自内心的遗憾,与比遗憾烧得更长久的欲望做点什么,所以遗憾,且至今遗憾着。


作者简介:戴赐霖,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联系人:南边文化艺术馆
职位:创作研究室
手机:1821555353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