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主题征文优秀作品 >> 出售瞬间 · 高星雨丨“雅鱼,怎么是你呢?”
详细内容

出售瞬间 · 高星雨丨“雅鱼,怎么是你呢?”

相见欢


高星雨

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


她在我身边,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六年。

初见瞬间像久别重逢,人们总说“相见欢”,我却悲喜交加。我看她,笑着拥抱她,内心早已哽咽。我并非喜极而泣,而是我眼前十八岁的姑娘,实在不像一个姑娘。

她面色黝黑又泛着蜡黄,是长期生病休息不好带来的印记。或许因为面颊干瘦,才让眼睛显得很大,她似水的眼神穿越我,游荡在夜空。鼻梁上架着厚厚的眼镜,眼睛有神却也无神,总觉得她没有在仔细看我似的。又黑又亮的头发,自然地垂在到肩上。发质很好,但很稀。她与我说过,生病熬夜,头发掉了太多。我不忍看她,我怕我望她一眼便泪水纵横,打破原本应该快乐的气氛。

她挽着我,像风与山谷纠缠,待晚风轻拂她就会乘风而去。我们同行,她握着我的手,捏一捏又揉一揉,像很喜欢又怕碰坏了。她与我说话,冲我笑,露出两颗松鼠牙,清瘦的脸颊上泛起波浪。她不停地叫我,雅鱼雅鱼,她唤一声我应一声。声音很温柔。她带着东北腔却不像东北人,倒像是南方人,这里那里,都是温暖柔情。行动与言语都很从容,又实在让人担心,仿佛她放开我的手就会倒下。

她对我说:“雅鱼,怎么是你呢?怎么会是你?”

我写了无数封信,每一封信的开头,都是“见字如晤”。其实我知道,“见字”永远不可能“如晤”。

那一晚南昌的夜,真长。这一夜承载了我多年的心路历程,所思所想都与言言有关。我心灵的挚友,我不远万里,穿越人群想要见到的人,如今在我面前。我却如此,如此不知所措,如此怅然,如此心疼。同样的年纪与心性,为何命运截然相反,还要我们分离。


作者简介:高星雨,笔名雅鱼,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安徽省蚌埠市汉文化发展研究会会员。1998年生于安徽滁州,现于南京晓庄学院读本科。安徽省明光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在《淮河晨刊》《琴台文艺》《文华报》《瞄客周刊》等公开发表。2017年创建公众号“雅鱼如鱼”推广原创文学作品。

创作手记:2017年秋天,我穿越山川与河流,从安徽去往南昌,与挚友相逢。那是我们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相见。当天我晚上十一点到南昌,第二天早晨八点的高铁回南京,只停留了一夜,却让我铭记一生。她是世界上另一个我,有她的存在我才完整。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