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主题征文优秀作品 >> 出售瞬间 · 许嘉慧丨“想好了,可要就此别过?”
详细内容

出售瞬间 · 许嘉慧丨“想好了,可要就此别过?”

一碗忘情水


许嘉慧

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

 

暮色四合,古旧的长灯只微微的亮,凉雨淅沥,滴的瓦头叮咛作响。“一株南山断肠草,半朵北海无情花,一滴生泪、二钱老泪……还差一味欢喜泪了。”

将将忙完,我百无聊赖地伸了一个懒腰。忽然门帘微动,女子撑伞而来,衣裳华贵面容姣美,只眉尖似蹙非蹙,萦绕哀愁之意。我心下一动,只等她开口。

“彼时情深意重,不过转念之间就已物是人非,”她凄美的眼睛透露出一股哀求,盯着我,也似要穿透我,直瞧到世间,“您与我一碗忘情水罢!”

“想好了,可要就此别过?”

“是。”她的眼角划出一滴泪。

我端出一只小碗来,精致得很,不过一捧的模样。我将汤送至她面前。看她颤抖地送至唇边。

第一口,年少初见,只一眼,那人就在我平淡无奇的生活里灼灼生艳。从此日月增光,山川改向,那人是我的与世无双。

她的脸上流露出少女的羞怯来。

第二口,初遇风霜变故,少女怀春的心事增了愁色,幸得乱世中有个念想,总不至于迷失沦陷。那时以为,熬过此刻,就是一生。

她微阖双眼,神情中透出一股坚毅来,再不停顿。

第三口,尘埃落定,再向那人伸手,却总有什么不同。三番五次,一颗心在那人不经意的疏离里冷了下去。原来,那人只是我的可望不可得

第四口,以为最痛不过擦肩而过,哪知漫长的持守,更苦、更难。

第五口,年华老去,那个决定也不可追寻,唯我独自走过的漫长岁月,坚韧或脆弱;欢喜或忧伤,都如此清晰可见。

第六口,云淡,风清。

一瞬,就是一生。

“走吧。”我说。

她作了一揖,不再停留。


作者简介:许嘉慧,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现就读于天津,短歌有咏,长夜无荒,所感所思,皆在笔下流淌。

创作手记:昨夜下雨,淅淅沥沥里送来更为凛冽的寒意,撑伞独行,只觉此时此刻,在这样一场浩大的苍茫里,没有什么难渡的沟壑,没有不可消释的郁结。向前走吧,别怕,前方皆是精彩。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