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一朵在尘世中绽放的罂粟花丨丁丹雅
详细内容

一朵在尘世中绽放的罂粟花丨丁丹雅

一朵绽放在上海外滩的罂粟花,在尘世用一只笔以世俗为背景,让无数平凡的爱情故事演绎出人性的“爱、恨、贪、嗔、痴、狂” ,她就是张爱玲。“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因为看得透彻所以笔锋犀利,因为爱得饱满所以文字华美。让人生在情爱中凄美地微笑,世间奇花仅此一朵。

由于早熟的个性,和复杂的身世背景,张爱玲总能透过纷尘清晰地看到女性在现代社会的生存处境和爱情的本质。童年时期亲历封建旧家庭的衰败过程,青年时期又亲历上海沦陷的恐怖,逐渐形成悲观主义的她笔下也是一个个悲剧。或许亲身经历过灾难的人才能将悲剧写得透彻而深刻,鲁迅曾说“悲剧就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而张爱玲正是擅长将笔下主人公们如丝绸般华美的青春和爱情撕碎,来反应人生的悲怆以及人性的脆弱与黯淡。而且似乎张爱玲也很享受倾听裂帛的声音,她如一个无情的裁缝 ,将绸缎一一剪破。而读者也自然承认,那一个个华美的悲剧才是真正让世人反思的源头。

但是有时她的那份无情却让故事显得过于凄怆,《沉香屑第一炉香》中的女主人公葛薇龙本是一个清纯的女中学生,在残酷的时局下和现实的压力下,期望继续求学的她只好将希望寄托在一个断绝亲戚关系多年的、拥有巨额财产寡居的姑妈那里。可谁知姑妈那座看上去富丽堂皇的豪宅实际却是捆绑她未来的牢笼。在“假做真来假亦真,真作假时真亦假”的游戏氛围中,她渐渐沦落为姑妈勾住男性的诱饵,沦落成了家庭里的高级交际花。在姑妈的指引下,她将青春葬送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她看不清身为花花公子的丈夫眼中的深渊,正如她看不清自己生命的方向一般。她的命运就像夜滩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虽然看上去无比光彩,实际都是琐碎的,虚幻的点点影像。作者对主人公是同情的,但同时也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俯视着这些人物的悲哀,俯视着她们的弱小和卑微。

对于人性中的虚伪和软弱张爱玲嗤之以鼻,而对于爱情中的无奈张爱玲也以一种冷漠的姿态将其中的“真理”娓娓道来。正如《红玫瑰》中所唱“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过于熟络两性关系的张爱玲在小说中以一种“诗意”的方式进行阐释纯洁女性在爱人心目中究竟是“白月光”还是“一粒米”,热烈的女性在爱人心目中究竟是“朱砂痣”还是“蚊子血”其实都只取决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距离。距离近了则便不珍惜,距离远了,反倒成了彼此心心相惜,或许这也是生活的无奈之处吧。在作品《红玫瑰与白玫瑰》中作者将一出戏剧展现在人们面前,这一出戏剧虽然在每个读者看时感觉到凄凉,但实际上这个故事也真实地在我们每个人身边发生着,在千百年来的两性关系中不断上演着。张爱玲如此谙熟人情世故,是因为自己的感情经历也是这般坎坷,她和胡兰成的爱情一直不为世俗所看好,而其中的委屈也只有当事人才能有所体会。两个极端聪明的人所谈的恋爱让张爱玲也在其中感触深刻,亲身经历过爱情的酸楚才能在书本里化作小说里另人唏嘘的故事。

而在《金锁记》里作者则着重描写了旧家庭、社会环境和世俗观念对女性的精神迫害。无法掌控自己爱情和命运的曹七巧是当时许多女性她们悲惨生活的代表。她们在旧家庭的推攘中,在金钱的驱使下,向着未知的家庭走去。可是机关算尽之后获得的也不过是属于自己的可怜的一份,或许连自己应得的都在盘剥下所剩无几。在自己的人生被践踏后,她们便变成了旧社会中极富破坏力的女性,破坏自己孩子的人生,破坏她们从未真正拥有过的美好事物。三十年前的月亮依然明亮,却照着三十年后人们的悲凉。

张爱玲取材多以现代女性为主,字里行间却透露着古典文学淡淡的馨香,而意识流的涌动也在张爱玲的小说中显得尤为明显,她的文字美丽又极富张力。往往让读者在酣畅淋漓的阅读后欲罢不能,也许这也是张爱玲独有的魅力。

一朵在尘世中绽放的罂粟,张爱玲和她的作品一样,留给世人的是永恒的阅读财富……


作者简介:丁丹雅,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