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门前花开丨王春燕
详细内容

门前花开丨王春燕

我老家门口有一棵仙人掌树,每逢秋雨季便开花。

我推开房间内许久没有打开的窗户,阵阵热浪伴随着呛人的灰尘争先恐后,毫不留情地拍打在我脸上,车的鸣笛声和街边道路上人的攀谈声不由分说挤入我耳内。

街边树木的叶子早已被盖上几层尘土,连刚萌发芽的幼叶也不能幸免,油亮油亮的叶子夹缝生存,保护自己不受尘土的“侵扰”。 

我拿出电话,拨打着家乡的号码。听筒内“嘟嘟嘟”的声音响了许久,阿公阿婆年纪大了,耳朵不似年轻时那样敏锐。我叹了口气,似乎……电话另一端最终也被来自遥远城市的灰尘和喧嚣所掩埋。

“喂,阿公吗?”我使着全身力气大声喊出。

“啊对,是燕子啊?啥事情?”电话另一端是一个听起来有些年迈迟缓的声音。

“没什么大事情,你们吃饭没?”我最终还是将窗户关上了,但音量始终没有减小。电话里的声音顿了顿,“吃了,你回来耍不?都好久没有回来了,你回来我让你阿婆炖点猪蹄汤,你补一补,上学这么累…….”我看着墙上挂着的浅绿色窗帘和旁边和略微有些泛黄的玻璃窗,迟疑地回答道:“要得,我就坐上午十一点的客车。”交谈声渐落,我开始收拾东西。

未曾下车就透过车窗看见站在家门口的阿婆,她身穿一件蓝布衫,脚上穿着沾满泥土的绿军鞋,她将双手背在背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行驶来的车辆,严阵以待。

刚下车,阿婆慌慌张张走来,提过我的行李。

门前,仙人掌的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深绿色的仙人果上顶着淡黄色花衣,还未成熟的小花,我只观察到离我比较近的几株花,仙人掌树比较高,大约有两层土楼高,许是昨夜下雨了,羽白色花瓣上沾有几滴未蒸发完全的雨水。我微微踮起脚,一股脑凑上去嗅了嗅,没有什么十分浓烈的香味,但却格外好闻,这芳香似乎掺杂着水的润,带着远方来的野花的淡雅味道。

刚进屋就闻见厨房飘来的香味,那是炖猪蹄。

“等一会儿往汤里面放一些仙人果,你多吃点,可以预防癌症的。”

我阿婆的二女儿,也就是我母亲的姐姐,死于癌症。

说着阿婆便走进厨房提出一把火钳,用铁制作而成的,因为长期在火中炙烤,所以顶端夹口有些泛黑,抖动一下,铁渣便疯似的掉落。

“你就不要去摘那些了,刺到手上好难拔出的噢。”阿婆走进屋内,找出一副特别厚的手套,厚度大约有4厘米,戴在手上,手都没有了知觉。

阿婆站在高椅上,我扶住凳脚,阿婆颤抖地举起火钳,夹住果实,往她胸前方向轻轻地拉扯着,扯一会儿便停一会儿给果掌缓冲时间。

“阿婆小心点,万一这个全都垮下来怎么办?”看着阿婆的动作,我不免有些担心,就这样动作持续重复着,阿婆将火钳递给我,我一只手接住,另一只手仍旧扶着凳脚,地上全都是青苔,且石子不少,她站在凳上以一种极慢的速度蹲下,然后一只脚慢慢够着地,之后双手扶住凳子缓缓从凳上下来,等到站稳后,才提着桶一步一步走进屋内。

仙人掌花虽然开着,但是树上仍旧有往年残留下未摘完的,新鲜的果子要等花谢之后才可食用,不过作用不大,陈年的才是精品,年代越久越好,不过它唯一的缺点便是没有新鲜的吃起来爽脆,吃起稍微有点嚼不动。

这棵树说小也不小,在我阿公小时候便有了,至今约莫有七十岁了。

这棵树与我很是有缘,每次我从城中回来它总是开着淡黄色小花,而我阿婆也每次在这棵树下站着等我,而屋内锅中也恰好炖煮着猪蹄。

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有一年秋季,树上的花朵全都盛开,花与花相互推搡。鹅黄色的蝴蝶停驻在花蕊上,在树身上爬满了蜗牛,密密麻麻却排列整齐,整个树身都被它们包裹着。我不知道它们从哪儿来,也不知道它们回哪去。它们攀爬树的速度很快,从树身一直往上,最后消失不见,柔软的身体微微拂过那并不平整又带有尖刺的树身。那一天,整个家的人都在。

待到树上的花再一次凋谢又重生的时候,我估计我还会回来,而我的阿婆也会呆在那棵树下等我回家,锅内肯定也会炖有猪蹄,院内青苔依旧清亮,树上花朵依旧那样亮眼。


作者简介:王春燕,南边文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