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原创精选专栏 >> 举手之劳丨仇士鹏
详细内容

举手之劳丨仇士鹏

昨日下午,阳光正烈。光是看看窗外热得反光的道路,就感觉有汗珠按捺不住地想从后背拱出来。往日里叫嚣不休的蝉也偃旗息鼓了,缩在树下一动不动。我躺在空调房里,慵懒地玩着手机。

突然想吃点东西。就用美团点了一份汉堡奶茶套餐,顺手勾了准时宝——上次没选准时宝,结果骑手晚到了十分钟,一句解释没有,转头就走。现在想想,规则的制定肯定是有它的意义的。既然已经约定了送达时间——这应该是用大数据统计分析出的平均时间,对于骑手来说,并不算苛刻的要求,那就应当及时送达。这也体现了如今社会的一种契约精神。

大概还有十分钟就到了预定的送达时间,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果然,选了准时宝就是及时。”我暗暗赞叹了一声,接起电话,“喂,您好。”“先生您好,十分不好意思,我电动车没电了,正在路边这儿充电,麻烦您再稍微等一等好吗,电充好了我就给你送过去。十分抱歉!”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的声音。“哦哦,行行,不急不急。”我能听出他声音里被炎阳浸透了的焦急,便安慰了一句。

过了一会儿,我正刷着朋友圈,手机又响了。“喂,您好,不好意思啊,那个……我没来过这儿,路不知道怎么走,我现在在一号生活大院旁边,想问下到您那儿要往哪儿走?”我略有尴尬地咳了一声。虽然我把地址写得很详细了,但我家确实藏得很深,不容易找,有时就连亲戚来我家串门都要我出去接。我一连说了几个饭店的名字,“啊呀!我刚刚路过那儿!走过了!麻烦您再等等哦,我马上就到,十分不好意思!”说完,他就匆匆挂了电话。我瞄了一眼美团,离预定时间只剩一分钟了,不禁有点担心他能不能及时过来。想一想,骑手这份职业也着实辛苦。既要被约定时间用鞭子抽,又要兼顾交通规则和顾客感受,三座大山压在身上,也难怪他们的脸上常年都是一副麻木的表情。我望了望窗外,路的两边全是穿着黄色或者蓝色制服的骑手在阳光下飞快地奔驰,偶尔也有打着花伞的大姐慢悠悠地骑着自行车,行驶在一片接着一片的树荫下;而路的中间,黑色的车流一如既往地涌动着,太阳藏在车前的玻璃中,时不时便冒出头来窥探这座炎热的城市。

正当我走神的时候,手机又响了。“喂,您好,抱歉又打扰您,请问我能不能先点一下已送达啊,快没时间了……”“哦,行!”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谢谢,谢谢,我马上就到,谢谢您了”,他明显松了一口气。我听着他那紧张的口气,感觉就像是一个在学校做了错事的小孩,回来想要家长签字一样,不由莞尔一笑。但也隐隐地,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要说哪份职业经常要担惊受怕?可能外卖骑手能挺进前三吧。再想一想,准时宝这种约束,虽然显得冷漠,但最终的选择和决定权却都在我们的手中。使用准时宝,是我们的权利,是对我们的时间和利益的尊重和保护,而不使用它的惩罚手段,则是这份规则的人性化,是对这份服务的包容与善良,也是横架于金钱关系上的,一种纯净而美好的社会意识。“授人玫瑰,手留余香,”我能感受到他的真挚与诚意,在这个沉闷的夏天,在这个繁华而又空洞的城市,就像一缕充满生机的微风,给人带来一阵阵清爽。

没过半分钟,他就又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到了。一见到我,他就止不住地道歉,“我前天才开始送外卖,还不太熟悉。”“没事,会给你好评的。”我笑了笑。“谢谢!那……那我走了啊。”说完,他用手擦了下汗,就又急急忙忙骑着车离开了。

毕竟又是给车充电,又在我这儿绕了一大圈路,耽误了不少时间,可能给下一家送餐也会受到影响。希望他能及时到吧!摸着外卖袋子里热乎乎的汉堡,在午后暖暖的阳光里,我默默地祝愿着。

回到家,我马上给了五星好评。真诚是善良的敲门砖,他以真心待我,我自然也以善良相待,更何况,这对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作者简介:仇士鹏,南边文化艺术馆2018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蜀江文学网第三届签约作家,热爱阅读与写作。曾获第十三届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二等奖,第十五届天籁杯中华诗词大赛精英奖,第五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二等奖以及多项校级征文比赛等级奖。作品散见陇东报、淮海晚报等副刊,以及《趁青春年少——高校文集》、《芙蓉国文汇》、《秋实》、《中国最美爱情诗选》、《中国当代优秀诗人选集》等文集。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5228510573
南边文艺官方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